KrASIA
互联网

“印度支付宝”Paytm,是否被高估了?|全球公司学习笔记

邓云晞 

分享
与其拿特斯拉安慰员工,不如找出问题。


今年11月18日,“印度支付宝” Paytm 母公司 One97 Communications(以下简称,One97)在印度孟买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价为2150卢比(约合29美元)。然而,公司股价在开盘后即震荡破发,股价一路下挫,首日跌幅达27%,次日再度下跌13%。到了本周一,One97 的股价再次暴跌19%至1271卢比(17.08美元)。

背靠伯克希尔·哈撒韦、软银、蚂蚁等一众明星资本的 Paytm 在上市首日就同时创下了印度史上最大 IPO、今年大型 IPO 首日跌幅最大纪录,以及印度有史以来上市首日表现最差的股票之一。Macquarie Capital 的分析师甚至给出了“跑输大盘”的评级。

尽管面对股价连续暴跌和机构分析师们的质疑,公司创始人维杰·谢卡尔·夏尔马(Vijay Shekhar Sharma)依旧信心满满,称:“一时的表现并不能决定我们的未来......这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还需要一段时日才能让一些人来理解它。”或许是为了稳定军心,夏尔马还专程召开了员工动员大会,并在演讲中用特斯拉的“涅槃重生”来鼓励员工:“特斯拉曾经是世界上被做空最多的股票,但现在该公司克服了多年的困难,成为全球最知名的品牌之一,并且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

从充值平台到支付巨头,12岁的 Paytm 是一家怎样的企业?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和外界的质疑,Paytm 的未来将是怎样的?我们又应当从 Paytm 此次的折戟中得到怎样的启示?

支付巨头,何以长成?

2000年,再次创业者夏尔马在赚到第一桶金后创立了 One97。Paytm 则成立于2009年,最初只是母公司 One97 旗下的一个在线充值和账单支付平台。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如今的 Paytm 已经成为了印度支付领域的巨头,为2000万家企业和3.5亿用户提供支付服务。

回顾 Paytm 的成长史,不难发现,印度移动互联网(4G)时代的到来、莫迪政府的“废钞令”、该国不均衡的金融服务体系都成为了 Paytm 快速发展的“催化剂”。事实上,在 Paytm 最初成立的4-5年里,公司的发展十分缓慢。究其原因,彼时印度互联网的极度不发达和“现金为王”的支付理念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 Paytm 等数十家印度电子支付平台的发展。

到了2014年,Paytm 的业务开始逐渐进入正轨。公司推出了电子钱包,并在另一位“灵魂人物”哈林德尔·塔哈尔(Harinder Takhar)的带领下在多伦多建立了负责大数据研究的 Paytm Labs。据了解,Paytm Labs 的建立对于日后 Paytm 整合数据、提高金融服务安全性,以及分析消费者喜好都起到了关键作用。此外,与 Uber 达成合作,成为其印度唯一的第三方支付伙伴,也让 Paytm 在一众支付企业中脱颖而出。

如果说2014年是 Paytm 的“起步之年”,那么2015年莫迪政府推出的“数字印度”战略和2016年那波声势浩大的“废钞行动”则直接将 Paytm 推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在数字化“战役”打响后,如 Reliance Jio Infocomm、Bharti Airtel(巴蒂电信)和沃达丰等电信运营商们在 4G 上都投入了大量的资本。其中,Reliance Jio Infocomm 在2016年投入了近200亿美元,用于建设 4G 服务塔。有了完备的基础设施,印度正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渗透率也有了倍数增长。根据世界银行和 DATAREPORTAL 的统计,2016年印度的互联网渗透率仅为16.5%,而到了2021年,渗透率已经达到了45%。值得一提的是,印度也是如今全球上网最便宜的国家,根据 BBC 的统计,印度 1GB 数据的平均价格为0.26美元(约合1.65元人民币),而全球流量数据价格的平均水平则是8.53美元(约合54.37元)。

除了数字化改革外,莫迪政府于2016年颁布了“废钞令”,废除了印度的大面额纸币,引发现金吃紧,促使消费者们纷纷转而用上了 Paytm。据悉,在废钞令生效后不久,Paytm 就对外宣布公司创下了单日交易次数记录,应用下载量成长超千倍,每人平均交易次数也暴增。数据显示,其注册用户在4个月里就增至1.22亿。

而在创始人夏尔马眼中,彼时“印度不均衡的金融服务体系”和印度消费者对于“普惠金融”的迫切需求才是 Paytm 快速成长的根本动力。2016年,夏尔马曾对外表示,目前印度市场上有2000万张信用卡、3亿张借记卡,但供这些卡使用的终端只有120万台。对人口超过12亿(2016年)的印度来说,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被排除在金融服务体系之外的,很多印度农村地区的民众都没有银行卡。

看到了巨大需求缺口的 Paytm 开始积极布局其金融业务。在线支付方面,Paytm 开始极力向那些没有刷卡机的店家、商贩推广“扫码支付”服务,以推动其支付平台能够应用到各种场景之中。此外,Paytm 还是第一个获得由印度央行发放的支付银行牌照的印度互联网金融企业,并获准在印度市场开展支付、储蓄、汇款、转账等银行业务。据悉,Paytm Payments Bank 由夏尔马和 One97 共同拥有,如今已是该国最大的数字银行,拥有超过5800万账户持有人。

在支付领域获得成功的 Paytm,开始将触角伸向了电商(Paytm Mall)、保险(Paytm Insurance)和游戏(Paytm First Games)等更多领域。其中,Paytm Mall 的商品覆盖电子产品(包括二手电子产品)、时尚服装、日用杂货和食品等等,是印度头部的全品类电商平台。而游戏公司 Paytm First Games 则是 One97 和 AG Tech Holdings (亚博科技控股)的合资企业,目前提供了300多种游戏,包括体育类游戏、拉密牌(Rummy)、棋类游戏等。此外,保险公司 Paytm Insurance 是 One97 的全资子公司,并已获得 IRDAI 的经纪许可,主要为印度消费者提供四类保险产品:两轮车、四轮车、健康和生活。

“跌落”之后,前路几何?

对于 Paytm 此次折戟,其实外界早有声音。Macquarie Capital 的分析师 Suresh Ganapathy 和 Param Subramanian 曾在一份针对 Paytm 商业模式的分析报告中指出,Paytm 的商业模式缺乏重点,方向不明确。分析师称:“虽然 Paytm 已经涉足多个领域,但其无法成为除‘电子钱包’以外其他领域的领头羊。而电子钱包则将随着 UPI(统一支付接口,支持访问不同的银行账户)的迅速普及变得无关紧要。”

而对于未来一段时间内 Paytm 的股价,分析师们也持悲观态度,称会进一步下跌。分析师表示:“由于盈利之路前景模糊,以及高管团队人员流动较大,几家印度机构目前不太可能大量购买股票。”

因此,对于 Paytm 来说,能否摆脱现有“困境”,取决于是否能够在支付领域有所突破的同时,在其他领域的“厮杀”中占据上风。

支付业务方面,如今的印度支付领域正在趋于 UPI 主导。将支付业务视为“立身之本”的 Paytm 不得不加快向 UPI 靠拢的脚步。

谈及印度 UPI 的发展,2016年,印度国家支付公司 (NPCI)联合当地21家银行对 UPI 进行了试点,允许用户通过移动端支持 UPI 的银行类 App 进行操作。具体来看,在用户注册了一个 UPI ID 后 (*ID 可以是名字、手机号、邮箱或者任意字符等),可以通过 ID 进行转账交易。

根据普华永道(PwC)2020年12发布的报告统计,自2016年推出以来,UPI 在2019-2020财年之前的复合年增长率为414%,并已成为最受欢迎的支付渠道。报告预计到2025年 UPI 交易量将增长7倍。随着 UPI 的进一步普及,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将入局,Paytm 的优势地位还能维持多久不禁让人担忧。

在这一众竞争对手中,拥有政府背景的 Bharat Pay 已经对着 Paytm 磨刀霍霍,而来自海外的强大竞争者们也纷纷在印度推出了支付应用,蚕食印度支付市场。这其中包括了谷歌、沃尔玛、Facebook(如今的 Meta)以及 realme 的 Paysa 等等。

虽然 Paytm 也同样接入了 UPI ,但相较于 Google Pay 和 PhonePe 的 UPI 交易量,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据 NPCI 统计,PhonePe 在2021年9月的 UPI 交易数量最多,超过了16亿笔,其次是 Google Pay 的12.9亿笔,而 Paytm 则完成了4.6亿笔。

有观点认为,如果 Paytm 无法在 UPI 支付领域有所突破、获取更多用户,而是仅仅凭借着电子钱包过活,那么未来很有可能会像 Macquarie Capital 分析师们预测的那样,在移动支付领域逐渐失去领先优势,现有的市场也将被谷歌、沃尔玛、Facebook 等巨头蚕食掉。

不过,关于 UPI 对电子钱包所造成的冲击,夏尔马曾表示:“我早些也做过这样的假设:用户绑定了银行账户,开始使用 UPI,就会放弃使用电子钱包。但实际上,用户在绑定银行账户时,还是感到有些不安。数字货币的渗透率很低,客户对它也缺乏信任。在印度,如果给支付方式排个序,一定是:现金、刷卡、电子钱包、UPI 。” 夏尔马还补充道:“Paytm 是一个支付平台,钱包只是其服务的一部分。我们是一个支付公司,不是电子钱包公司。钱包只是众多支付方式中的一种。”

换言之,Paytm 的支付业务不会仅靠电子钱包,且就算 UPI 已迅速普及,但印度消费者的支付习惯没有那么容易改变,因此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对电子钱包业务产生“致命”影响。

而谈及 Paytm 的电商业务——Paytm Mall ,从外部竞争环境来看,如今的印度电商市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除了 Paytm 外,这里还盘踞着 Flipkart、Snapdeal、Amazon India、Reliance Retail 等玩家。这其中,电商巨头 Amazon India、背靠着沃尔玛的 Flipkart,以及有印度最大私营集团信实集团“撑腰”的 Reliance Retail 都是 Paytm Mall 最强劲的对手。

从 Paytm Mall 的战略部署来看,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消费者,Paytm Mall 此前主要的战略就是通过大幅度的折扣和返现来获客。然而,在供应链和物流均不完善的情况下,仅靠“赔本赚吆喝”的补贴方式,并不能真正的提高用户的满意度从而增强用户粘性。事实也证明,在“疯狂烧钱”之后,Paytm Mall 没能如预期那样在“厮杀”中占据上风,反而将亏损进一步扩大。2018年,Paytm 的损失高达2.56亿美元。不过好在 Paytm 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开始缩减业务规模,调整重心。

2019年,停止“烧钱”的 Paytm 意识到了物流和仓储中心的重要性。目前,公司已经与 Delhivery 达成合作,后者不仅是其仓储中心合作伙伴,也是物流配送合作伙伴。在物流配送方面,物流企业 DTDC 也是 Paytm 的合作伙伴之一。

写在最后

正如夏尔马在股价暴跌后的发言,我们不应以一时的成败来断言 Paytm 的未来。但对于经历了一番踏浪逐风的 Paytm 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或许是如何“加固城池”,保持其线下支付领域优势的同时,进一步发展在线业务。而多领域探索的结果有可能是“再造一个神话”,也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对于狂热的投资者们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巨大的发展空间和人口红利让印度成为了投资者们眼中的“香饽饽”。然而,印度的基础设施仍需进一步完善,其国民的消费能力也有待提升,疫情更是加剧了这片市场和企业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或许,Paytm 此次的失足并非“个例”。

文|邓云晞

编|赵小纯

图|Startup Stories 视频截图、图虫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