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文娱

海外投资、品牌收购、特许经营、集团合作,中国酒店再度“出海”?

36氪出海的朋友们 

分享
酒店出海,现在是好时机吗?


尽管新冠疫情对文旅行业带来了不小的打击,近两年,本土酒店在海外频频亮相,“本土酒店出海”再次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海外酒店市场的现状是怎样的?和希尔顿、万豪等国际酒店全球化路径相比,中国酒店出海有哪些模式?现在出海是一个好时机吗?36氪出海(ID:wow36krchuhai)今天推荐的这篇文章盘点中国酒店出海史,为你讲述中国本土酒店出海的前世今生。

以下,Enjoy~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空间秘探”(ID: MESPACE007),作者席以新,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2022年7月,锦江酒店(中国区)旗下中端商旅品牌“非繁城品”酒店将进驻韩国,韩国江陵寺沙川海滩店作为该品牌首家跨国门店,将正式迈开跨国人文探索之旅的步伐。

疫情之后,本土酒店的出海之路并未停下,但全球范围内酒旅环境的变化,正在书写中国酒店出海史的新篇章。

本土酒店,异国亮相

非繁城品作为锦江酒店(中国区)旗下酒店品牌,以“一城一面,诚意无限”为品牌理念,挖掘城市特色与文化魅力的中端品牌,韩国江陵寺沙川海滩店的开业,某一种程度上,代表锦江中端本土品牌,在海外市场的布局中扎下了一面耀眼的旗帜。

在非繁城品之前,万达酒店及度假村则与海外资产管理公司Beautyland Group就位于希腊雅典的GOLDEN COAST豪华酒店式公寓项目签订管理合作协议,项目计划于2024年底揭幕运营。

这一项目的成功签约,标志着万达酒店及度假村的轻资产运营管理模式,获得了海外市场的又一次认可。而在此之前的2021年,作为万达酒店首个海外轻资产输出管理项目,伊斯坦布尔万达文华酒店的开业,无疑也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2020年,绿地酒店旅游集团逆势成立海外运营中心,升级海外业务。据了解,在海外输出管理合同方面,绿地酒店旅游集团计划于2021年将合同占比提升至35%,并设立日本和澳大利亚两个区域中心。而到2022年,该集团的海外业务将实现独立经营,海外管理合同占比也将达到45%。

除此之外,华住也在变化的新时期中,稳步开展海外业务。2021年,华住集团宣布任命何继红女士担任集团国际业务CEO,负责华住集团包括德意志酒店集团在内的国际化业务。这是华住继2019年旗下第一家海外酒店全季新加坡乌节路酒店正式开业后的又一大动作。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指出,华住此次的人事变动的目的是为了理顺和优化目前的国际业务。

随着近两年本土酒店在异国的频频亮相,“出海”再次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被摆到台前。

插图|非繁城品韩国江陵寺沙川海滩店效果图

海外酒旅市场,怎么样了?

相比起前两年,如今的海外酒旅市场正在加快复苏的脚步。统计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以来,全球已有超过60%的国家和地区开放或者计划放宽出境游。这使得海外酒旅市场迎来惊人的复苏态势。

根据TOP HOTEL PROJECTS发布的高端及中高端酒店开业相关数据,共有284个酒店项目和54291间客房迎来揭幕,而伦敦在新开业数量上处于领先地位。

而根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最新一期酒店业发展报告显示,中东地区的酒店市场复苏速度正赶超全球平均水平,以阿联酋的开斋节日期(2022年5月2日)为例,阿布扎比的酒店入住率达到79.1%,同比疫情前的开斋节(2019年6月4日)高出4.5个百分点。在亚太地区,澳大利亚、日本、越南、新西兰也已经在为到来的国际游客作准备。

此外,就在近两天,美国还公布了新的国家旅游战略,宣布将努力支持国内旅游业发展,同时雄心勃勃地制定了一个五年目标——每年吸引9000万国际游客到访美国,据估计,这些游客每年将为当地创收2790亿美元。

除了地区的酒旅业复苏,国际酒店集团也在积极寻找新的活力。2021年不少酒店集团营收和净利润得到大幅增长,甚至净利润已经大幅超过疫情前水平。如万豪2021 年营收实现逐季度增长,全年营收同比增长31.1%,恢复至2019 年的66.1%,相较于2020 年大幅扭亏;温德姆酒店全年营收同比增长20.4%,恢复至2019 年的76%,净利润2.44 亿美元,同比2019 年增长55.4%。

在业绩大幅增长的同时,国际市场也成为了酒店集团拓店的主力。根据财报,希尔顿筹建酒店客房中,约61.2%位于美国以外的市场,于28 个国家和地区开辟新市场;温德姆酒店筹建客房数则超19.4 万间,增速达5%,创下历史新高。

不过,尽管海外酒旅市场持续释放出极为积极的信号,尚未消散的疫情让复苏变得并不确定。本土酒店的出海,面临的是一个更为风云诡谲,却又充满机会的国际市场。

插图|摄影©莎宾娜;插图仅供欣赏

本土酒店的,四种出海模式

本土酒店自出海以来,已尝试过了多种出海模式,每一种模式,并无优劣之分,而是时代赋予的最优解。

一是海外投资。

2014年,高纬环球(Cushman & Wakefield)房地产研究机构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商务部取消了“中国投资者在对海外进行超过1亿美元投资金额时,必须获得商务部批准”的限制,大大加速了中国投资者的海外投资审批过程,推动了海外酒店布局升温。

不过在彼时,本土酒店集团并非出海的主力军,正春风得意的地产商,更热衷于海外投资酒店。境外投资报告明确提出,房地产商是海外投资的主力军,占到整体宗数的30%以上。其中,单体酒店物业由于收购流程较简单,总资金需求量较小,投资回报较为明确,成为主要的收购目标。

2016年3月底,有媒体报道称,“中国企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疯狂速度和规模购买美国资产,仅在今年,已经宣布的交易总额达到创纪录的405亿美元,规模几乎相当于2015年全年的两倍,其中涉及的8项资产就包括了多个豪华酒店。”

但这一略显粗暴的酒店出海模式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2016年底中国政府开始收紧海外投资,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 年上半年,中资海外房地产直接投资同比下降 82.5%。疯狂的买楼投资,被按下了暂停键。

二是品牌收购。

地产商的借买楼的所谓“出海”,大多是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