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企业服务

变成更庞大的公司后,新势力“三兄弟”做了一个相同的决定

36氪出海推荐 

分享
变革从工具开始。

编者按:本文来自品玩,作者:王飞,36氪出海经授权发布。

在遗传学的领域研究中,果蝇常被认定为最理想的客体。遗传学上需要几个代际的跨度来完成对一项研究的实验或者试错,几十年才能产生下一代的人类本身显然不是最好的研究对象。

果蝇的生命周期只有30天,30天内它将完成从出生到繁衍最终死亡的全过程,并且产下500颗卵,迅速将基因研究的结果兑现到下一代,提供完经验后,自己成为历史。

寻找一个短期内迈上巅峰又迅速倒下的案例,成为先驱一般的标的物,纠正整个行业的未来方向。

商业研究的逻辑如出一辙。

当下引领最新商业浪潮的则是智能电动汽车。

「交通工具,将如何演变?」

李想在创立汽车之家时就试图寻找的答案,在近年终于显出轮廓。

从第一台汽车在两百年前撇开蒸汽和电力,选择燃油开始,油箱就被视为一台汽车里最稳固的器官而鲜被颠覆。今年七月,理想ONE卖出8589台,打破前日行业对其交付量后继乏力的担忧,但身后的小鹏汽车紧追不舍。

6月23日,港交所。

随着何小鹏完成敲钟仪式,小鹏汽车也实现了在纳斯达克之后的二次上市。当月的小鹏一口气卖出了6665台智能电动车,从去年智能汽车第十二位的市场份额,转变为整个上半年交付量唯三超过30000台的中国智能电动车品牌。

进入七月,蔚来虽然同样爬上8000台,但单月销量却被理想和小鹏汽车超过。不过从整个上半年来看,蔚来是唯一交付数量超过4万台的中国智能电动车企,比第二位的理想汽车多出一万多台。其2021年第二季度的总营收达到84亿元,几乎超过二季度理想和小鹏的营收总和。

除了特斯拉,蔚来的优势地位目前仍然无可撼动。

2020年54个中国汽车整车厂品牌瓜分着中国智能电动汽车99%的市场份额,跑到第一梯队的三家新势力在排位上犬牙交错。但12%的国内市场渗透率意味着中国智能电动车的行业仍然未熟,巨大的前景是机会,也意味着任何人随时掉队的可能性。

唯有继续跑,继续扩张。谁也不想做那只「果蝇」。

“大”的问题

目前,理想的线下直营店(包括售后服务中心)规模已经达到200多家,预计到今年年底将会翻倍。并且理想汽车今年二月对外宣布将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规模将超过2000人。再加上其他人员及海外团队的扩张,理想汽车今年的正式员工数量将超过万人。

相似的变化同时发生在小鹏汽车身上。

何小鹏在2020年曾发布过一封内部信,表示小鹏汽车要“越来越快地奔跑”,并且计划在2021年增加4000+的员工数量——几乎翻倍。从上半年的销售量和目前的员工人数来看,何小鹏正在实现内部信所说的内容,小鹏汽车年初的的员工人数还在5000人,目前已经突破一万。

“中国智能汽车时代会比想象中来得更快。”何小鹏在六月的一次论坛上表示。

2021年对于造车新势力三家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二季度理想汽车的毛利率逼近19%,小鹏的毛利率也从去年同期的-2.7%扭转到11.9%。蔚来优势在前,理想和小鹏成长凶猛。与此同时,率先起跑的新势力三家正在经历公司体量剧烈的跳变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有些问题已经显现。

公司变大,员工和部门变多,内部层级更加复杂,这些都是一家公司“跑出来”后要一并拖拽上的东西。

智能电动汽车公司并不是太“经典”的公司类型,在凭借互联网公司的逻辑进行软件研发和运营的同时,其身后又拖着一条很重的传统供应链,这意味着硬件工程师和软件工程师势必会在工作中深度交集。但两方各自来自制造业与互联网文化,迥异的土壤带来完全不同的工作语言。

理想汽车内部一直存在各个应用系统割裂,各个部门使用不同工具的情况,这极大增加了各部门之间的沟通成本,双方的交集只有Excel、Word这种相对中性的办公软件。

同时,基于工作群的沟通方式甚至进一步放大了这种混乱。基于人的协同办公逻辑往往从沟通出发,几个或一群员工首先在一个工作群里见面,再把需要讨论的材料扔进群里。这带来的问题是,参与人数越多,员工所代表的部门越多,每个人携带的信息就越分散,沟通则愈低效。

理想汽车会在开战略共创会前会设置一个开放式的问答环节来收集员工想法,但只能依靠Excel的流转来实现,过程繁琐,参与感也不理想。

小鹏汽车内部此前一直用比较传统的方式去做协同办公。这个“传统的方式”指的是在钉钉群里面喊。而这种基于沟通和文档搬运的对齐方式也形成了另一个问题,小鹏汽车内部会有大量需要人工处理的重复工作。

团队复杂化带来的组织熵增,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齐路径的变长。这正在变成小鹏汽车内部一个棘手问题。

小鹏汽车在官网有一句话:「来自互联网、汽车制造和战略融资三个领域富有差异的管理团队塑造了小鹏汽车独特的DNA。」

智能电动汽车脱胎于传统车企和互联网公司的交汇处,这个行业现在人人趋之若鹜,除了其本身面向未来的可能性以外,也和传统的汽车与互联网行业正遇瓶颈有关。这两个行业的人才,搭建起了现在智能电动车企的人才主体。

人才的过于多元化落到具体的工作场景,会在协同工作时带来问题。

小鹏汽车的汽车制造模块大部分人来自于传统车企,因为何小鹏在广州,所以其中来自广汽的最多。而软件系统方面的人才则主要来自于各大互联网公司,其中又以阿里巴巴和华为最多。

这样造成的结果是,在小鹏汽车的内部慢慢形成了广汽、阿里巴巴和华为人各自的山头文化。不同团队的员工因为背景的不同,工作风格甚至团队内部气氛的差异极大,员工带着已经成熟的价值观或方法论进入公司组成团队,带来经验和多元文化的同时势必会稀释协同工作上的效率。甚至在对齐或拉通时转化成碰撞。

在小鹏汽车内另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案例,一个新入职员工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在内部找了18个人。

有效沟通首先建立在对齐的基础上。在这条路径上,员工自身的不同背景和工作方式都成了敌人。智能电动车企并不会因为业务结构上的“非典型”而有所例外。

追兵在后

我们已经不可置疑的处在一个「全民造车」的时代背景里了。

公众与资本对于汽车的智能电动革命在近两年形成共识。智能电动汽车被视为与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并列的时代机遇。一方面传统车企在"双碳"目标以及"双积分"的政策背景下被倒逼着向新能源转型,另一方面,智能汽车所蕴含着的科技想象力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是不能缺席的下一次无限战争。

行业内的普遍认知是,智能电动车行业将会在两年后迎来终局。率先起跑的蔚来们在经历公司变大的内部变化时,身后的敌人也越来越多。

3月30日晚,雷军在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上宣布进军智能汽车,并将投入100亿美元作为这「人生最后一次创业」的启动资金。两日后一张合影流出,雷军站在中间,与李斌、李想、何小鹏以及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并列,竖起大拇指,誓要在智能电动汽车迎来终局时拿到一张船票。

从没有哪一年互联网巨头公司这么密集地入局“造车”。

紧跟小米宣布造车的消息,滴滴在四月初也决定入局汽车行业。据「深网」报道,滴滴会采取自主研发,找代工厂生产的模式。并且滴滴未来的汽车产品会更偏向于网约车的出行需求。

在小米入局之前,另一家全新的汽车公司集度在3月2日注册成立,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中百度与吉利汽车各占55%和45%。百度在向汽车行业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同时,也推翻了原先自己只做供应商的观点,开始参与整车制造。

360公司也在五月宣布进军汽车行业,周鸿祎在今年5月官宣了360将会在未来联手哪吒汽车。后者在8月的新车交付量已经超过暂时遇上零部件短缺的蔚来,紧跟理想和小鹏进入前三。

与新势力三家从智能电动汽车原点起步不同,入局造车的互联网公司往往在某一方面已经靠着此前业务积累出优势。

小米在IoT生态方面的贮备有机会延展到汽车上,而雷军强调新成立的汽车公司将100%独资归属小米,也在为未来小米汽车能在自己的生态链中畅行打通路径。相比之下,自动驾驶安全测试里程已达700万公里的百度选择将汽车的硬件制造交给吉利,其积累多年的AI优势也找到了最合适的载体。理想曾表示「未来十年,对于自动驾驶,没人有明确答案。」但晚入场的百度却是国内目前最有优势的玩家之一。

并且与资历尚浅的蔚来理想们相比,互联网造车天生含着金汤匙出生,在转入新业务时,资金投入方面有着更高的容错率。

复杂的业务线在另一方面也会成为劣势。

“他们公司很大,地位很高,意味着他们可能不会有很强的战斗力。为什么有很多大公司创业做不成功?因为进可攻退可守的思考逻辑”,面对互联网巨头纷纷启动“造车”时何小鹏表示。

言下之意,少了尾大不掉的转型难题和其他业务线的分心,效率仍然是新势力三家最大的优势。

协同办公的方式则直接决定着效率高低。

把组织“变小”

小鹏汽车内部从六月开始转向飞书,后者替代了原本钉钉的角色。

至此,造车新势力三家都切换到了飞书,并且办公阵地的迁移无一例外地在今年发生,蔚来和理想在年初完成,小鹏稍晚。

三家公司在成立超过六年后,即将同时抵达万人的员工规模。当公司变大,员工不可避免的被嵌入一个更大而冗杂的系统里。而如果看向七万员工的特斯拉、二十万人的通用或者大众汽车,小鹏们目前的规模远不是终点。

这些已成气候的新车企,需要一套不仅能满足目前业务需求,更能在未来几年内支撑其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的,更具延展性的协同办公工具。

沿用旧的办公逻辑,用另一个工作群替代旧的工作群,显然想象力有限。新势力三家转向飞书,希望用新的逻辑,在流程层面上重新把公司“变小”,回归一个追求效率和结果的初创公司。

飞书酝酿于字节跳动「Context but not controlled(内容,而不是控制)」的理念出现,在办公场景中,很多时候「Context」可以直接理解为需要被讨论的文档本身。如果把文档的优先级提前,更先进的逻辑就是——把人拽进文档里。员工各异的背景在一个完全结果导向的流程里被弱化了。

「交通工具,将如何演变?」

理想汽车六周年的官方文章里,这个问题又被重新拿出来,希望这样的宏大叙事可以转化为公司继续前进的动力。一并拿出来的,是理想汽车在公司发展中方法论建立的一些线索。

“我们认为,字节是国内最好的共创型组织。”

李想关于公司方法论的建立一直有些“拿来主义”,学谷歌的OKR,向阿里巴巴学超级大脑,又把华为沿袭IBM的IPD(集成产品开发)为己所用。从字节跳动这里“拿来”的,则是飞书。

“我们把从供应链到自动驾驶的八块业务分在四个象限里,因此为了避免之间的矛盾,整个组织需要被提升到比四个象限更高的层面。”

李想在今年 “未来无限大会” 上表示,飞书在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办公流和信息流之外,更变成一个巨大的感知工具。

在启用飞书后,理想汽车内部将亚马逊的「六页纸工作法」做了更深的落地。「六页纸工作法」指的是在重要会议前必须写六页备忘录,参会人员要在阅读这六页纸的前提下在会上展开讨论。

“人类普遍的弱点在于习惯表达而忽视倾听,用规定的方式让大家每人阅读他人在会前准备的材料,就能很好的克服这一弱点。这样做的好处也会倒逼每个参会者都准备参会文档,而不是随便凑合地写一些文字。”

理想汽车首席战略官张辉表示「飞阅会」将「无文档,不开会」的概念推向了极致。「飞阅会」是飞书上的一种开会模式,以飞书文档来驱动,没有 PPT,最大限度的保证会议过程中的信息密度和效率。这也是字节跳动内部极为推崇的一种会议模式。

飞书今年进入小鹏,小鹏汽车员工在半年内从5000人涨到一万,两者几乎并行发生。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长期以来,小鹏一直在使用各种阿里云的服务,跟阿里之间还有很多关于车载生态上面的合作,种种因素使然,小鹏似乎天生就应该用钉钉。此番从办公工具发起的变革,需要巨大的决心。

对于何小鹏来说,一个新的办公工具并不只是节约”等电梯的一分钟“,由于内部立着几座山头,一套对于所有员工来说都是“局外人”的中立工作逻辑迫在眉睫,用更重效率的方法论将员工从原本传统车企或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中解放出来,这一点上原来所用的钉钉并不具备,飞书与OKR则是更崭新的工具。

蔚来、理想和小鹏同在2015年前后成立,这一点像极了在1999年双生的腾讯与阿里巴巴。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渐平之后,智能电动汽车被视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互联网的轻和传统车企的重难以相融,智能电动车企要在这道充满摩擦的夹缝中开出天地,一场围绕效率发起的、对于自身的OTA迫在眉睫。引领中国造车浪潮的三个玩家在成立六年后已经站住脚跟,踩着点前后于飞书汇合。

这场弯道超车戏码的下半场,或许从工具的革新开始。

图 | 原文配图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11月6日晚,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正式打响。鏖战5轮,历经5个小时,来自中国赛区的EDG最终3:2战胜了来自韩国赛区的卫冕冠军DK,夺得队史首个冠军!

    文娱

    EDG夺冠刷屏,背后富二代老板家族财富超710亿

    By 36氪出海推荐

    2021年 11月 09日04:5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