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文娱

越南游戏开发成长史:从像素小鸟到NFT游戏

深度观察 

分享
像素小鸟的短暂成功激励了许多本土工作室出海。



编者按:文章选自 KrASIA,原文标题 From Flappy Bird to Axie Infinity and beyond, Vietnam’s game developers see bright future ahead 作者:Stephanie Pearl Li 

“像素小鸟”(Flappy Bird)是一款横版卷轴手机游戏,玩家需要操控小鸟在绿色水管间穿梭,避免碰撞。Nguyen Ha Dong 在2013年4月开发了这款游戏,随后一夜间爆火。据报道到次年2月,“像素小鸟”已经在超过100个国家成为苹果和谷歌商店下载量第一的手机游戏,总下载量超过5000万。在那时,Nguyen 日入5万美金。

但开发者本人却并不适应这种一夜成名的故事,最终决定将游戏下线。“像素小鸟”只在应用商店存在了不到一年,它的成功对许多越南发行商来说即是榜样,也是警世寓言。

作为东南亚的游戏开发中心,有许多知名游戏工作室扎根越南,即包括法国视频游戏发行商 Gameloft 和育碧(Ubisoft),也包括本土游戏和娱乐独角兽公司 VNG。

随着时间推移,越南的游戏行业也在经历成长阵痛。人才短缺导致竞争加剧,投资方施压游戏发行商快速推出新游戏,令许多开发者担忧游戏质量会因此下降。

视频网站上的“像素小鸟”游戏记录

东南亚的游戏开发中心——越南

App Annie 报告数据,总部位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南亚的游戏发行商中,约20%起源于越南。

越南有超过400万游戏玩家,其中2/3年龄在18-30岁之间。而根据研究公司 Dezan Shira & Associates 研究报告,越南工程师的工资低于发达市场。

报告中表示:“尽管他们中大多数在制作质量、图像和用户界面比较简单的休闲游戏,但越南游戏也有成功出海的例子,例如 Caravan War 和 Tiles Hop: EDM Rush!”

越南手机主导的文化促进了许多成功手游的诞生。Amanotes 是越南领先的游戏发行商之一,在2014年由 Nguyen Tuan Cuong 和 Vo Tuan Binh 联合创立。到2021年8月,Amanotes 的音乐游戏 Magic Tiles 3,Tiles Hop 和 Dancing Road 已经累计了20亿次下载。据 App Annie 数据,Amanotes 的全球下载量在东南亚应用发行商中也位居前列。

Amanotes 不是唯一一家获得国际认可的越南游戏开发商。Sky Mavis 因开发了能边玩边赚钱的游戏 Axie Infinity 而声名大噪。据称玩游戏并交易游戏内的数字资产可以产生实际收入。

Sky Mavis 开发的 NFT 游戏 Axie Infinity

2021年11月,Sky Mavis 完成由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领投的1.52亿美元 B 轮融资,估值达到30亿美元。

Axie Infinity 的成功让越南其他的 NFT 游戏开发商也获得了不少投资,包括去年5月获得240万美元融资的 Faraland,去年10月获得680万美元种子轮投资的 Sipher 等等。

尽管游戏开发行业呈现欣欣向荣之势,越南的游戏初创企业仍然面临许多问题。

资本涌入,开发者快速生产新游戏

Ell Tee 是位于胡志明市的游戏工作室 Topebox 创始人,也是热门游戏 My DeFi Pet、Pocket Army 和 Sky Dancer: Free Falling 等的幕后主导。

Tee 告诉 KrASIA:“在2012年,没有学校培训游戏开发。我们这样的游戏工作室得自己培训人才。” 他说许多越南最有经验的游戏设计师都由 Topebox 在过去十年间培育。

Topebox 开发的宠物养成游戏 My DeFi Pet

Gameloft 这样的国际公司有能力在本地搜罗人才,留给小型的本地游戏发行商的选择就要少得多。Amanotes 的首席产品官和联合创始人 Nguyen Tuan Cuong 认为,年轻的科技从业者可能倾向于选择跨国工作室里待遇更好的岗位,这让名气不大的本土公司更难招到人才。

尽管人才培养环境不断改善,游戏行业和科技行业始终求贤若渴。Nguyen补充道,游戏工作室还需要和其他各类型的科技公司竞争招徕员工,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科技公司例如新加坡的冬海集团、印尼的 Gojek 也会招募越南的人才。

随着风投公司注资越南的游戏工作室,Tee 说投资方希望游戏能够在短时间内上线,这影响了游戏的整体质量和可玩性。早期阶段的工作室应该需要能够提供经验和支持的风投,而不只是给他们开具支票的。他表示在越南每天都有超过50个游戏在应用商店上线,很难保持高质量。

“资本涌入对行业来说是好事,但游戏工作室有时只关注提升规模,忘记服务玩家需求。游戏首先应该满足玩家的需求。” Amanotes 的 Nguyen 说。

尽管有挑战也有阵痛,Amanotes 和 Topebox 的创始人们还是对越南作为游戏开发中心的前景持乐观态度。

去年8月据外媒报道,以游戏开发起家的越南 VNG 集团考虑在美国通过 SPAC 上市,估值有望达到20-30亿美元。

Tee 则相信 Topebox 也将迎来自己的里程碑,“我们想在未来三年内成为一家独角兽游戏公司”。

文|施忆

编|赵小纯

图|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炼金术密而不宣,而科学则开诚布公”

    热点

    全球化这座山:昨日的推力与今日的困顿

    0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