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SaaS厂商「鹰厂长」完成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营收近千万元且已盈利

投融资观察者 

分享
据悉,鹰厂长的本轮融资主要用于产品升级,打造2.0版,完善产品功能、进一步缩短交付周期。团队规模也将扩大到100人左右,以更好的服务客户企业。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作者王与桐,原文标题“智能制造SaaS厂商「鹰厂长」完成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想在硬标准之上打造软实力”,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智能制造 SaaS厂商「鹰厂长」于近日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御势资本。

鹰厂长的目标客群是全国100万家年产值在1000万以上的离散制造企业,想要通过一套自研的数字工厂 SaaS 系统帮助工厂逐步实现数字化改造,提升效率、降低成本,转型升级智能制造。

中小制造企业长期被忽视,因为钱少、事儿多、个性化,稍微有规模的软件服务商都更宁愿去拿大企业的订单。因此,更多中小制造企业长期处在数字化负基础阶段,甚至即使年产值几个亿的工厂,仍然是人工排产、手动派工、手工统计,纸质单据、图纸在车间现场流转。

因为缺乏数字化服务和培训,中小工厂无法实现科学管理,黑箱车间问题严重,例如现场信息反馈难、生产过程不透明、订单进度不清楚、生产异常被瞒报、数据采集缺失、生产计划执行难、设备状态监控难、产品质量追溯难等等,由此造成极大的浪费,比如库存浪费、人力浪费、设备浪费、不良品浪费等,更严重的是产品交期延误,订单减少。

以往,国内的工厂都采取上单一系统例如ERP、MES、数据采集、设备管理、数字看板等方式来“数字化”,试图解决上述问题。但是在鹰厂长创始人CEO卢云飞看来,这种数字化转型80%都已失败,因为这些单一系统只是工厂数字化的部分,而不是全部。

卢云飞告诉36氪,企业生产管理涉及到方方面面,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问题,却往往牵扯到多个部门、人员,问题责任划分很难算到某个系统头上。因此,应该跳出人为的对系统的强制硬性划分,把各个系统的核心部分融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完整系统。

像ERP,它按照企业资源无限来进行排产,不具备实用性,同时ERP的生产计划只能达到车间层级,在车间内部还是得靠车间主任派工,管理层对车间的生产情况是两眼一抹黑。

如此类似的,MES(制造执行系统),需要与生产计划结合,与人机料法等关联;TPM(设备管理系统),也需要跟生产计划、工厂日历、人员物料结合;APS(高级计划排程系统),需要与生产计划、生产执行系统结合;DAS(数据采集系统),需要与BOM(物料清单)、销售订单、生产任务单结合……也就是说,制造业的数字化,本身就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非单一工具所能实现的。

这些单一系统,系统割裂,流程不通畅,数据不流转,甚至还需要重复录入数据,有时候为了完成一项工作,需要在多个系统之间切换,导致员工嫌麻烦不愿意使用。加上员工之间无协作,管理无序,造成生产情况不明,责任划分不清,问题难追溯、难解决。

并且,这些单一系统的流程固定,不会随着企业的需求变化而相应变化,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在使用一段时间以后,无法适应企业的需要,与数字化本身背道而驰,例如ERP变成了进销存系统或者财务软件,MES 变成了形象工程,数据采集系统则纯粹浪费物理空间。

因此,鹰厂长此前蛰伏三年,自研了数字工厂系统,融合了ERP(企业资源计划系统)、MES(制造执行系统)、DAS(数据采集系统)、TPM(设备管理系统)、Kanban(看板系统)、QMS (质量管理系统)、WMS(仓储管理系统)、PLM(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系统)等等的功能。企业只需要导入鹰厂长这一套系统,就获得了这些系统的能力,极大降低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的试错风险和成本。

现在市面上有不少制造业数字化厂商宣称自己有这样的功能,良莠不齐。卢云飞告诉36氪:“如果你只看官网或宣传页,你很难发现我们和其他同类厂商的区别。这就像同样价格的iPhone手机和安卓手机,后者的硬件参数、功能都更强大,但实际上用户体验iPhone要好很多。”

系统的功能都只是硬标准,在硬标准之上,鹰厂长想要打造的是自身的软实力。

第一个体现是,产品设计要好,简单易用,这也是御势资本投资鹰厂长所看中的地方。鹰厂长大量采用手机、大屏数字电视、平板、一体机等C端数码产品,把整个企业的生产状态、订单进度、生产问题、员工协作等全面呈现出来。尤其是充分发挥手机的作用,员工的报工、领料、呼叫、报修、质检等,都可以通过手机完成,极大方便了一线员工。打破了以往老板采购系统、但员工因为难用而弃用的魔咒。

第二个体现是,能够准确理解工厂的需求痛点,对症下药。卢云飞告诉36氪,像传统 ERP 软件通常要3、5个月甚至半年以上才能交付,而鹰厂长最快一周就可以上线,平均2-3个月完成交付。“要降低客户企业上系统的风险。不能咣当砸一个大系统给对方,捣鼓半年才上线,那样就像是给病人下猛药,只会适得其反。

而之所以能够在硬标准之上拥有软实力,源自团队的能力。鹰厂长的创始人 CEO 卢云飞是猎豹移动(NYSE: CMCM)创业期的核心成员,作为产品总监,带领团队从0到1打造的金山电池医生,用户量过亿;鹰厂长的合伙人有十几年企业一线生产管理经验,处理过各种中小企业的典型疑难杂症,经验丰富。也就是团队既有制造业行业基础,又有强大的互联网基因。

客户情况也可以证明鹰厂长目前的“软实力”: 产品上线一年多,获得几十家客户,没有一家项目因为鹰厂长的原因而失败,营收近千万元,且已盈利。目前鹰厂长的收费方式为第一年包含硬件费、实施费、定制费和年费四大项,第二年起收年费。未来鹰厂长将进一步提供更多增值服务。

目前鹰厂长聚焦在汽摩配领域。数据显示,仅2020年,汽车零部件销售的GDP就有5万亿,占全国GPD的 1/20,有10万家企业,其中规上企业就有1万家。未来,鹰厂长也会拓展机加工、机电、橡塑、3C、家电、家具、医疗器械、设备制造、仪器仪表等的制造企业。

据悉,鹰厂长的本轮融资主要用于产品升级,打造2.0版,完善产品功能、进一步缩短交付周期。团队规模也将扩大到100人左右,以更好的服务客户企业。

御势资本合伙人杨昉表示:“鹰厂长的团队很优秀。卢总有多年的互联网产品经验,既有成功创业的经历,也有连续创业的心得,因此对鹰厂长公司方向的把握,和在产品方面小步快跑、快速试错、快速调整的打法,令人印象深刻。鹰厂长的合伙人有多年的企业一线生产管理经验,对客户痛点理解深刻,这种‘互联网+制造业+连续创业经验’的资深团队组合,在智能制造赛道很难得。”

资料显示,御势资本关注企业服务、云原生、数字化改造、人工智能、供应链+、泛电商的天使轮和 Pre A 轮项目。御势资本的 LP 以百度高管为主。百度近两年在硬科技、AI、自动驾驶方面投入巨大。

图 | 企业官方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