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消费电商

十荟团大溃败,社区团购泡沫破裂

36氪出海推荐 

分享
社区团购停止盲目扩大规模,思索如何专注于长期发展,才应该是取舍之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财经”,作者:孙鹏越,36氪出海经授权发布。

2021年7月7日,曾经估值60亿,行业排名前列的同程生活破产。第一张多米诺骨牌轰然倒地,宣布火热一时的社区团购泡沫破裂。

7月28日,社区团购老玩家食享会,撤离社区团购。创始人退出、高管离职、十余家子公司已注销,武汉总部已人去楼空。

至此,社区团购行业大洗牌已经成了业内共识。大家本以为没有背景和资本的创业公司,才会沦为炮灰,可没想到,到了8月22日,背靠阿里巴巴资本加成的“行业高富帅”十荟团,也宣布关闭市场开始裁员。

暴雪将至。

强制裁员,不体面的离开

上周开始,十荟团开始进入hard模式,福州、青岛、哈尔滨、长春、漳州等21个城市圈业余关停,东北三省全面退出,江苏仅保留南京、徐州两大仓,山东济南济宁仓合并。而这就意味着21个城市的员工都面临着被裁,涉及到销售、仓管、运营、技术等多个部门。

十荟团创始人陈郢內部信也被曝出,标题是《聚焦用户长期价值的一次自我革命》:“十荟团将进行改革和业务升级,包括:与阿里MMC在部分地区进行区域整合,在运营方面资源共享……短期内,在部分效率较低的业务区域,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全国整体战略收缩,仅保留根据地市场和部分中心城市。

大部分员工被十荟团随意抛弃感到十分不满,集体登上社交平台发出维权声音,声讨公司的处理办法。

“周六晚上我们还在加班到到10点,第二天就通知我们公司裁员了,让我们在自动离职上签字!”一位愤愤不平的十荟团员工,在网络曝光公司强迫要求自动离职,并不肯支付N+1补偿金。

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十荟团人事态度非常强硬,所有在场员工统一签署《十荟团员工离职交接单》:“你在离职表上签字,所有的离职资料当场交给你,绝不耽误你找下一份工作……配合公司工作的,还可以将简历递给盒马集市,有机会进入阿里巴巴……而不签署这份协议,就无法拿到这个月工资。”

根据协议显示,试用期直接辞退,正式员工工资发放到8月为止。工资于9月15日发放。

另外,十荟团还很贴心地预备了 “小小的嘱咐和叮咛”离职文件,上面写着:“如有媒体或其他友商人员打听信息,也请小伙伴以不便回应为由,拒绝采访和打听。一起守护这个我们曾经一起奋斗过的组织!”

除了运营人员以外,在昆明,配送司机也因为长期拖欠工资,始终未得到十荟团准确答复,聚众围堵仓库讨薪。十荟团总部迫于无奈,承诺规定时间给予解决方案,处理拖欠工资。

收到裁员风波影响的还有团长们,十荟团撤站后团长纷纷反映后台App界面大改、佣金还未提现就变成了0、没有工作人员和他们交接撤站以后的事情……根据团长私下透露的信息:十荟团还拖欠着网格仓的运费和供应商的货款。

一连串儿的负面消息让社区团购“优等生”、行业翘楚十荟团狼狈不堪,离开的十分不体面。

从风口、到浪尖

2017年长沙的兴盛优选探索出社区团购模式,它被业内称为社区团购的鼻祖。但在2020年之前,这还是一条即将被放弃的赛道——烧不起、不赚钱、模式难跑通。无数投资人感慨:生鲜电商这个硬骨头,还是没人能啃得动。

2018年成立的十荟团,是大批企业快扩张、无序竞争破产后进场的新玩家,并顺利攀上阿里巴巴的金枝。阿里自A轮开始便4轮注资跟进,有了资金支持,十荟团有条不紊的并购其他公司,步步蚕食市场。到了2019年1月,十荟团就完成覆盖60多个城市,月度GMV突破1.5亿。

到了2020年,社区团购第二轮风口开始了,阿里加大对十荟团的扶持力度,给予供应链、流量、运营等方面的技术支持。先是旗下连锁超市大润发充当供应链,为十荟团提供商超日化类商品;接着阿里旗下批发平台1688,直接将源头工厂精选商品在十荟团上架;最后还感觉不够的阿里,甚至开放手机淘宝首页入口,让十荟团入驻“淘宝买菜”,SKU和自提点直接打通。

2020年1月9日,完成B轮融资,该轮融资额8830万美元;5月29日,完成C1轮融资,该轮融资额8140万美元;7月29日,完成C2轮融资,该轮融资额8000万美元。

凭借和阿里的联动,一番降维打击,让十荟团直接建立起竞争优势,在社区团购赛道攻城略地。创始人陈郢自信满满,他引用了Uber的比喻:“Uber是世界上最大的出租车公司,却没有一辆汽车;十荟团是全球最大的掌上社区连锁便利店,却没有开过一家便利店。”

巨头纷纷入驻,美团、拼多多、滴滴、京东、快手大干快上,高密度的补贴、疯狂的价格战,快速占领市场……竞争的炮火格外凶猛,乱战不休。

随着城市一个接一个的拓展,十荟团开始大批量招聘工作人员,无需面试、当天上班、下午试岗。甚至直接去竞争对手挖人,承诺其他公司员工介绍人去十荟团上班,成功一人直接给1000块钱。

一年过去了,他们怎么样?

据十荟团BD员工透露,他每天主要的任务就是“扫街”,在自己负责的街道所有店面一遍一遍的电话轰炸。不单单是商超、水果店,就连五金店、餐馆、服装店都不厌其烦地讲解什么是社区团购,并邀请成为团长……常用打法套路就是第一波开发刚结束,第二波立刻跟上再继续开发一遍,然后更换人员再进行第三波开发,连续轰炸。

同一个店主,身兼好几个平台的团长也是司空见惯。他们也搞不清自己推荐出去的商品到底是哪个平台的。

短短一年以后, 日常996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十荟团,会无声无息地开始裁员清退。

十荟团出台大量的补贴,许多货拉拉司机、滴滴司机转行去做社区团购配送司机。据一位配送司机在社交媒体抱怨:“公司规定每天凌晨三点必须到达配送站。所以他每天凌晨两点多就要起床,开着小货车前往市区十多公里以外的配送站,一个个对应单号把负责区域的食品生鲜搬上车。最后再挨个送到规划好的商超里……”

同样,随着社区团购市场收紧,补贴一日比一日差,大部分司机也重新回归货运公司和网约车的怀抱。

十荟团的团长过得也不如意,在社区团购最红火的时候,每天下单量接近100人,平均客单价达到30元,轻轻松松日收入三四百。这样投入少收益高的活,立马吸引了一大批商超老板、小区业主的进驻。十荟团最疯狂的时候,一个小区能有接近100个团长等待下单。

现在每天只有20人30人,还极不稳定,最落寞时候每天不足5人。而且客单价极低,基本只有一些促销款福利款,到手的收益完全不够房租。上个月刚刚关闭团长身份的一位小区业主无奈地表示:“7月份的佣金仅有一千多块,有些购买青菜鸡蛋的客户青菜微微腐烂、鸡蛋破了都要帮忙退款。还有上门取货的客户很多都是打工族,下了班八点多过来……自己生活都被影响了。“

除了一些商超、便利店、快递驿站还在坚持。对于他们来说,团长佣金纯粹是额外收入,而那些住在社区内、出租屋里的个人团长,基本已经全面退出。

资本退潮,补贴叫停

如果社区团购发展成垄断,形成“生产——运输——平台销售——社区配货——客户”完整模式,就会让传统小摊小贩大批量大批量失业,这类从业人群普遍年龄较大、没有专业技能,他们的失业不像是打工族换工作那样轻松,而是一个家庭又一个家庭的破碎。

2020年12月,人民日报发文痛批社区团购:“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2020年12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等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

2021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对十荟团等5家社团团购企业做出顶格罚款150万,理由是:“以上企业通过巨额补贴,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商品,扰乱了市场秩序。”

2021年5月,十荟团再次被顶格罚款150万,理由是:“低价倾销和价格欺诈。“

至此,社区团购烧钱铺市场,无差别地推,粗放式扩张告终。

3个月内被连续顶额罚款两次,十荟团吸引用户的利器“高额补贴”告吹,也再也没有可以吸引用户的地方。据相关媒体报道:巅峰期十荟团的总单量中淘宝买菜的流量占30%,目前这一比例下降到了5%-8%。

无奈之下十荟团只能断臂求生,收缩市场,砍掉短期没有盈利的地区,无限向阿里靠拢。吞下十荟团的阿里MMC事业群,也是目前社区团购最具活力的选手:团长佣金最高,约8%-10%,而美团优选佣金5%,多多买菜平均只有4%。

何去何从?

据十荟团HR表示,部分离职员工会推荐给阿里MMC事业群面试。虽然阿里吞掉了十荟团,也绝对不会全盘接收,比较十荟团大部分业务都与MMC高度重合,只会有少部分能力强的员工被接纳。十荟团那堆烂摊子还得自己收拾。

但不管怎样,被辞退员工应得到妥当的补偿方案,于情于法都是不容置喙。希望十荟团能够好聚好散,体面告别。

资本退潮,监管趋严,补贴叫停,社区团购发展被按下暂停键,停止盲目扩大规模,思索如何专注于长期发展,才应该是取舍之道。

图 | 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