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互联网

层出不穷的”元宇宙“平台,真的已经是成品了吗

全球新经济新闻 

分享
如今诸多号称是“元宇宙”的平台,甚至还不如几年前的VR游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随着“元宇宙” 这一概念在2021年走红,去年年底IDC方面也发布了《2022年中国元宇宙市场十大预测》。其中指出,“元宇宙大会”将有望成为疫情新常态下企业的主流大会形式,而在使用场景上,培训和远程办公将有望成为最先落地的元宇宙商用场景。

2021年12月27日,百度在其所推出的平台“希壤”中,举办了国内首次在元宇宙中的活动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据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希壤”可支持PC、手机、可穿戴设备登录,每位用户都可以在其中创建一个专属的虚拟形象,并实现听会、逛街、交流、看展、连麦等。

不过在实际体验中,目前“希壤”显然还称不上完美。其中在适配方面,尽管其宣称可支持多平台登录,但现阶段VR端暂时还仅支持Pico VR这一款设备,而在现有OpenXR、GSXR等开放、免授权API下,显然未来还能够实现更多的适配。此外在画面与场景的设计上,实际体验也与早前的宣传图相去甚远。

而在官方此前曾介绍的“万人同屏”交互体验上,其实还只能依稀听到场景内相近的人声,但由于延迟等原因还无法进行交流。除此之外,也有相当一部分用户表示会遇到“闪退”、“掉线”等情况,正如同百度副总裁马杰曾说过的那样,“希壤还有很多不完美,体验有亮点也有遗憾”。显然,这一被称为“元宇宙”的平台如今还处于初期阶段,未来还需要进行更多方面的升级。

同样是在去年12月,Meta也在向着元宇宙发展的道路上迈出了一步,宣布开放Horizon Worlds,并支持多达20人同时在线。据官方介绍,该平台目前仅面向18岁及以上的美国和加拿大用户,且需要配备Oculus Quest 2 VR头显设备。

目前在Horizon Worlds中,用户可创建一个虚拟形象化身,并可通过Oculus Quest 2与其他用户进行互动或游戏。同时,Meta还启动了“Horizon Workrooms”的公开测试,主要面向办公场景,允许用户以各自的虚拟形象在同一会议空间中与他人进行交互,并完成包括打字、访问电脑、笔记等操作。

但同样也有许多用户吐槽Horizon Worlds更像是山寨版的《我的世界》,同时其也存在着仅能适配Oculus Quest 2的问题。在Reddit中有相关评论指出,Horizon Worlds在“虚拟世界”构建的专业度上无法令人满意,目前的玩法也略显幼稚,以及其3D虚拟形象“只有半截身体”。

从目前业界的情况来看,并且已经有先行者开放了其所构建的元宇宙平台。但横向比较这些功能各异的所谓元宇宙平台,其中Meta依旧延续了其主营业务的社交属性,面向C端推出了以社交娱乐为主的Horizon Worlds,而百度的“希壤”也同样是以社交娱乐体验为主。

此外,针对线上教育培训、商业活动和远程办公等场景,网易伏羲则研发了沉浸式活动平台“瑶台”;微软也推出了Mesh for Teams和Dynamics 365 Connected Spaces两款应用,据其首席项目经理Katie Kelly介绍,未来将在初始版本中根据音频为虚拟人物添加动画和表现力,并借由大量人工智能技术来模仿真实的头部和面部动作。

甚至就连腾讯音乐,日前也率先以虚拟演唱会的形式开始试水元宇宙,并推出了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据悉,在跨年当晚,共有110万乐迷进入这一虚拟跨年音乐会,观看各知名DJ的虚拟形象表演。而用户在创建了自己的虚拟角色后,便能够游览音乐节主会场的“海螺迪厅”、“音乐博物馆”等场景,也能够与NPC进行互动。

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社交娱乐及游戏等应用层的尝试,英伟达则更加重视底层架构及AI等方面,并推出了Omniverse这一专注虚拟孪生、元宇宙建设的解决方案。据悉,Omniverse主要是面向企业的开源平台,可与不同的软件、工具整合,用户能够借助其在共享的虚拟空间中进行实时协作。

其实从相关企业目前围绕元宇宙的布局不难发现,除了发力硬件的AR/VR设备外,在表现形式上也有着诸多的尝试,包括孪生世界、VR沉浸式体验、虚拟数字人等,而元宇宙的应用或平台搭建同样也成为了其中必要的一环。

然而,无论是办公、聊天、听演唱会,还是其他的社交娱乐形式,似乎只要有了虚拟形象和可供交互的线上场景,就能被冠以“元宇宙”之名。可事实上,这些元素在庞大的元宇宙概念中,都仅仅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部分。

正如在清华大学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中所指出的一样,元宇宙的概念布局仍集中于XR及游戏社交领域,技术生态和内容生态都尚未成熟、场景入口也有待拓宽,理想愿景和现实发展间仍存在漫长的“去泡沫化”过程。

就如同影片《头号玩家》中所描绘的那样,除了在虚拟世界里游戏、玩乐,还可以在其中使用虚拟币购买装备,并在现实生活中收到模拟全真反馈的“触感手套和体感衣服”。而现实与虚拟世界的交织流动,或许才是“元宇宙”最终的产品形态。

更进一步来说,当相关企业推出各自的元宇宙平台,并将办公、社交、娱乐一股脑地转移其中,我们或许更应该思考这些场景的必要性。

微软方面曾在2021年5月发布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远程会议中,一方面会议安排与结构会显著影响参与者在何时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保持注意力,而另一方面,同时处理多任务可能对工作者带来积极或消极的影响。其中对于长时间的远程会议来说,“分心”无疑是个非常普遍的现象,甚至有人戏谑“在视频会议上,几乎人人干私活,影响效率、多开无益”。

尽管这个说法有些过于夸张,但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线下场景在一些情况下的不可替代性。虽然元宇宙极有可能会是未来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方向和动力,但其并不等同于“虚拟世界”抑或是“电子游戏”,而是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多的连接,能够在虚实之间实现更多的情感、知识、工作、商业等交互场景,且不会与现实世界完全割裂。

因此,比起匆忙地推出一款甚至还不如几年前的VR游戏水平的demo版“元宇宙”应用,各厂商或许还需要在元宇宙这个方向上有更多的思考。

图 | 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