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互联网

元宇宙低开2022,风口是否过去了?

36氪出海的朋友们 

分享
这一轮的赌注,是未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胖部,编辑:朴芳,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2022年开局,元宇宙概念股出现了几轮反复。

其中中青宝、中文在线等核心个股先后经历多轮涨跌,比较极端的如宝通科技,1月7日跌超10%,1月11日开盘后大涨14.7%;近期妖股湖北广电在1月10日更走出“地天板”,开盘跌停后于午后涨停。

从去年11月开始一些元宇宙概念股已经出现了下跌趋势,根据Choice数据显示,2021年有22只元宇宙概念股的股价回落。彼时“人民日报评论”发文《万物皆可“元宇宙”》对元宇宙“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的质疑,随着时间推移还在加深。

这种反复背后,是对元宇宙的市场情绪。

假设元宇宙成为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某种未来,将如何回看2021年这个“元年”序章?回首2021年元宇宙的种种,从定义到前景高度不确定性的质疑,到让多支股票坐上市值火箭、互联网巨头下场的热闹,有定调,有混乱,有理智,也有投机。

在2022年到来之际,市场的波动正表现出对元宇宙混乱的起步阶段进行着思考和重新梳理,而这或许孕育着更多机会。

技术唱戏,巨头“泼冷水”,2022的元宇宙面面观

在1月8日闭幕的2022年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上,元宇宙成为当仁不让的主角。

相关的技术几乎吸引了所有的眼光,发布方包括索尼、微软、英伟达等多方国外厂商等。

长期关注元宇宙的中信建投专门发研报汇总了主要动态。比如英伟达宣布,旗下元宇宙创作工具Omniverse将正式向创作者提供服务;高通与微软宣布联合推出新款定制骁龙AR芯片,扩展并加速AR在消费级及企业级市场的应用。

索尼和松下则发布了全新的VR头显产品。这一板块作为元宇宙场景的重要载体,首先迎来了快速发展期。

数据显示,2021年11月,Meta旗下的VR头显设备Oculus Quest 2销量已达1000万台。在此前的一份研报中,安信证券曾称2021年为VR/AR的“产业规模化元年”;IDC预计2024年全球产业规模将达728亿美元。

这些技术进入应用和推广,正在成为行业的强心剂。对于元宇宙的争论,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技术,能决定元宇宙成为现实还需要多久,也决定着其在大众层面的普及效率。而这需要在通讯、XR(VR/AR)、芯片、AI等基础技术领域的长期开拓。

在这种硬软件巨头普遍发力的过程中,一些声音却表现出足够的谨慎。

微软在线技术大会中国站(Microsoft IgniteChina),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表示:“今天我们展示的只是开端,现在元宇宙这个新平台、新应用程序,与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初谈论网络和网站时无异。”

在认同元宇宙颠覆性的同时,萨提亚的观点也表明今天的元宇宙从技术到应用都还处于相当早期。作为当下发力元宇宙的主力军,微软的观点其实着眼在切实的到达路径上。

彭博社近期也有消息称,苹果内部绝口不提“元宇宙”概念,此前库克在采访中被问及元宇宙时,还表示更“愿意用AR来形容”。作为Meta的VR/AR设备最有力的潜在竞争对手,苹果的谨慎和Meta截然不同。

由巨头们给元宇宙泼泼冷水不是坏事。在2021年明显的市场过热和概念先行之后,这种谨慎表现出对现状的清醒认知,即核心关键技术并未成型,仍需更长时间的孕育。

这个时间,招银国际在研报中认为需要10-15年,经历“内容→基建→消费爆发及虚实互通”的演进;德勤的分析则认为最早从2031年开始,独立行业的元宇宙才能逐步打通数据与标准,实现相似相融的成熟整合阶段。

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康容称:“元宇宙产业的发展和很多产业一样,不会是直线上升。现在很热,过一段时间大家也许会失望,产生质疑。产业需要不断努力解决问题,不断上升,最后当大家都对元宇宙‘无感’的时候,元宇宙时代或许才会真正到来。”

2022年伊始,元宇宙从市值到理念被泼了冷水,但这可能令人更有信心了。

元宇宙:请回答2021

2021年3月10日,“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冲破400亿美元。

这是元宇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间节点。Roblox作为一个UGC沙盒游戏平台,玩家自由创造、开放度高是其最大特点,截止去年9月,全球700万开发者在Roblox上制作了1800万款游戏。由此,元宇宙初步构建起了一系列基础认知和定义。

到了8月,最出风头的是英伟达,其CEO黄仁勋在公开演讲中使用了14秒的“虚拟人”替身,却因为太过逼真无人察觉,也让Omniverse这个技术平台因此获得广泛认知。

但Roblox和英伟达股价在11月以来却开始大幅下跌。“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从11月22日的141美元跌到了年底84美元,英伟达的股价峰值也停留在11月22日。虽然这种变化也有公司投资方向的影响,但或许能从中看到市场情绪的变化。

一些激进的动态会让大众产生疑虑。

比如NFT(非同质化代币)因为无法复制拷贝、也不存在盗版的独特属性,在元宇宙时代获得了全新的发展空间。但这块市场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商品价值也很难衡量,NBA球星库里曾花18万美元的高价购买过一张NFT头像,带动网友热议。

又如元宇宙“炒房热”,一些买家在虚拟世界中天价购入数字土地。其中林俊杰公开在Decentraland平台买了三块虚拟土地,估算花了大约12.3万美元;元宇宙发展房地产的公司Republic Realm还宣布以约430万美元购入了Sandbox的一块地,创造虚拟土地交易纪录。

同时,元宇宙概念股更成为财富密码。比如国内的中青宝,宣布打造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后开启行情大涨,两个月内股价飙升3.5倍,市值猛增近80亿元;中文在线11月举办“中文元宇宙全球征文大赛”后,股价涨幅也在200%以上。

这些动态一方面正表现出元宇宙价值的急剧增加,另一方面也正表现出明显的问题,首先是这个全新的市场需要制定基本的规则,和对应的契约机制;其次是元宇宙的商业化场景和业务模式也都处于模糊状态。

过去一年中,元宇宙的“年度C位”之路令人目眩,之后一系列虚虚实实的故事也着实精彩。这是否是未来趋势,在当下质疑声已经在减少,但“元宇宙元年”留下的那些水分和喧嚣,或许需在新的一年里为前行者让路。

文娱行业的元宇宙想象:虚拟人,NFT,IP……

1月9日晚间,华策影视公告中表示,将成立专门元宇宙新业务部门,抢抓数字化时代新发展机遇。此前华策影视曾在投资者平台表示,公司积极关注VR/AR技术及科技进步对影视剧制播方式、应用场景可能带来的变革,并战略参股了部分VR企业。

吸引老牌影视公司在战略层面上布局元宇宙,文娱行业与元宇宙的联系似乎正在打开想象力。事实上,目前元宇宙市场认知较好的部分,和文娱领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数字虚拟人技术是极具代表性的,也是最早在文娱行业取得深度发展的。

比如去年韩国SM推出的元宇宙女团aespa横扫年末大赏,已是韩国市场最炙手可热的新人女团;在国内,还出现了如爆款虚拟达人“柳夜熙”10天吸引粉丝500万,较早发力虚拟主播的B站近期还公布了虚拟偶像女团“四禧丸子”预告片。

aespa

跨年期间虚拟人们更是集中亮相,邓丽君的虚拟形象与周深同台合唱,凤凰传奇在《新倩女幽魂》游戏开了虚拟演唱会;湖南卫视《你好!星期六》虚拟主持人“小漾”亮相,成为国内首个常驻且人格化培养的虚拟主持人。

NFT技术则不断推进着文娱领域的合作深度,并开发出更多玩法。

今年1月1日,数字藏品平台Ezek与周杰伦旗下的潮流品牌PHANTACi合作,限量发售1万个数字藏品Phanta Bear,40分钟后即全部售出,周杰伦+NFT的话题获得了极高的讨论度。而在此之前,文娱圈与NFT的合作已经覆盖了音乐、游戏、动漫等多个领域。

近几个月,NFT还成为了一种常见的宣发手段,比如电影《封神》发布了NFT数字藏品,上线仅24分钟400枚数字藏品全部售罄;《怒火·重案》的NFT产品实现了超过20万港元拍卖款,以公益助力口碑传播。在好莱坞,《蜘蛛侠:英雄无归》和《黑客帝国4》也都有配套的NFT策略。

从数字虚拟人到NFT,元宇宙技术正在文娱领域转化为内容、运营领域的更多可能性。有趣的是,文娱行业也是最先完成对元宇宙价值反哺的,成为其前期想象的主要发起者和宣传者。

从《头号玩家》到《失控玩家》,文娱内容一次次被作为元宇宙的样板进行大众传播,也不断印证着这些内容所具有的广泛认知度。而这样的IP价值在元宇宙的未来,或许将转化为线上虚拟空间的设计来源和更多元素。

新一轮动作已经在开启。1月10日有消息称,腾讯拟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交易完成后,后者的业务重点将整体转向VR设备,为腾讯的内容提供硬件支持。2022年,元宇宙的前期乱象在整治,而巨头们的跑马圈地还在加速。

这一轮的赌注,是未来。

图 | 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