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科技

AR/VR 背后的现实:每次都说是风口,就是不起风

36氪出海推荐 

分享
技术终于接近成熟了。

编者按:本文选自“神译局”,英文原文 The Reality Behind AR and VR 发表在Spin网站上,作者 Gary Smith,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

至少在过去十年中,增强现实 (AR) 和虚拟现实 (VR) 已经被炒作过好几次,每次都说这是站在风口上的热门新兴技术,准备要进入主流了。大家预期这些技术应该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会成为我们娱乐消费的主要内容。只是不知何故,这些技术从来都没有迈过那道神奇的门槛,变成我们“必须拥有”的体验。

但现在,头戴设备/眼镜在重量和设计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此外激光雷达也已经成为某些高端手机标准,这些变化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激光雷达是用来确定距离的一种手段,其原理是用激光瞄准物体然后测量反射光返回接收器的时间,再计算出距离。激光雷达还可以用来制作物体的数字 3D 表示。最重要的是,由于人工智能 (AI) 取代了经典的计算机处理,现在虚拟世界以及里面的对象的渲染速度已经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所有这些因素结合到一起,令这些之前已经被冷落的技术变得更加令人向往。

你还记得Google Glass吗?也许不记得了。(谷歌倒希望你能忘掉它们。)来去匆匆的Google Glass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涟漪。不过,自那以后,大家对虚拟技术的期望开始变了,眼镜应该是相对无害,没有侵略性,应该作为一种界面,而不是一副不知悔改/无可逃避的沉浸式 VR 头戴设备。

就在今年夏天之前,有消息传出Snap又造出了一副新的 AR 眼镜,但这则消息却被没有开售的事实破坏了。这不是逗你玩嘛。据称他们的新 AR 眼镜可以将虚拟图像直接投射到佩戴者面前的世界里,但至少在目前,这副眼镜仅适用 生成这些虚拟图像的Snap Lenses 的开发人员。

如果不想去卖这些眼镜的话那一定是疯了,最终一切都跟内容有关。Snap 不希望自己的眼镜走上 3D 电视的道路可以理解,这一部分是因为缺乏那种能让你想戴上眼镜坐在那里几个小时的内容。也有人说,Snap的目的是找到够格的开发人员,去做出能吸引人且视觉上令人惊叹的 Lenses ,然后向公众出售这种技术。尽管如此,严格来说,由于我们都在使用该平台的一系列 AR 驱动的滤镜,就技术而言,Snap 在采用曲线上已经领先了。

Friends With Holograms 是一家优秀的AR、VR定制体验开发商,公司创始人Cortney Harding认为我们需要将这两种技术区别对待。

Friends with Holograms创始人Cortney Harding
Friends with Holograms创始人Cortney Harding

Harding 说:“重点是 AR 和 VR 的扩展方式不同。AR 对消费者更加友好,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有智能手机,而 VR 跟企业板块与游戏更相关。除了 Snap以外,Facebook 与苹果也都在开发 AR 眼镜,但我们未必能很快戴上——苹果的进度可能需要 18个月到两年的时间。尽管主要玩家不断入局,但我预计采用曲线还是会拉得很长。这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短跑,这两种技术都需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如果你看过制作很差的 VR 视频的话,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那种视频会让你感到身体不适。”

当然,谈到AR、VR,就不能不谈 NFT,这个基于区块链、受AR 驱动的现象在今年早些时候爆发,得到了3Lau、Richie Hawtin 、DeadMau5、Don Diablo 等众多艺术家的支持。虽然有些人怀疑购买只有虚拟形态的东西究竟值不值得,但Hawtin很清楚它们的吸引力。

他说:“作为粉丝,一部分是你希望从喜欢的行为中得到别人没有的东西,而 NFT 正好提供了这一点。把它跟现实世界的东西相比较的话,这就像那些加入粉丝俱乐部的人的心态一样,就是为了得到那些非会员得不到的东西。NFT给艺术家与粉丝的互动和关系打开了极大的可能性。”

AR 专家 VNTANA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Ashley Crowder 也把手机看作是扩大 AR 使用范围的关键,他说:“我不是不相信 Snap 的眼镜,但我认为 99% 的用户更喜欢用自己的手机。那个用户群的规模要大100 倍。”

Crowder 的公司做的是 3D电子商务,他们的专利优化算法让 Hugo Boss、Deckers Brands 以及 Diesel 等品牌用他们现有的 3D 设计方便地创建高保真的、可快速加载的 3D 资产,经过自动优化后可以在Web、社交媒体、广告、游戏引擎等里面使用。就像Vimeo和 YouTube 简化了视频共享和嵌入一样,VNTANA 让时尚、鞋类、家具、工具等品牌可以轻松地分享和嵌入 3D 与 AR ,供销售和营销使用。

Ashley Crowder 的ReadyPlayerMe可以在多个应用中使用
Ashley Crowder 的ReadyPlayerMe可以在多个应用中使用

Crowder 说:“我们还跟包括《堡垒之夜》的所有者 Epic在内的各种游戏公司合作,因为就像多年来电影一直在做的事情一样,游戏里面当然应该做产品植入。这件事情已经有人做了,但它可扩展性和便捷性还需要加强。不过,iPhone 12 Pro 和iPad Pro 都配备了激光雷达也意味着大家其实可以对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进行 3D 扫描,然后应用到自己的化身上。就算他们做出来的质量比不上专业公司的建模,但考虑到我们在网上所花费的时间,这种用例只会有增无减。”

LIDAR 和 3D 扫描对 NFT 也会产生巨大影响。Crowder 说:“NFT 目前只有 2D形式,所以我们正在开发一套系统来创建可供销售的 3D 资产,不难想象,跟 2D 的同类相比,3D 文件的畅销程度和吸引力会有多大。

“跟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相比,拥有 3D 文件的想法完全是另一个层次。比方说,这可以用作视频游戏的皮肤。”

同样的 3D NFT 也可用来打扮自己,去参加虚拟派对。自从隔离以来Wookey Technologies 负责Sansar VR商业开发的副总裁Sam Distaso就非常忙碌。这一点可以理解,因为大家不能出门导致对类似以前线下举行的派对的需求飙升。该公司已经跟推出了音乐节Splendor In The Grass虚拟版本的音乐会巨头 Live Nation 达成了一项协议。他们还跟游戏平台 Steam 达成协议,在过去 18 个月内已经举办了数千场节目。

组成Splendor In The Grass虚拟版的众多区域之一
组成Splendor In The Grass虚拟版的众多区域之一

Distaso说:“但这主要是外部各方使用我们的平台和设施。我们举办了近 100 场可称为秀或者节目的活动。事实上,需求之旺盛现在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能力。因此,作为短期解决方案,我们会把举办活动所需的 80% 设计外包给小型工作室,但我们正在努力提供自助服务的界面。也就是说,任何想要组织活动的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活动模板,然后继续设计环境。最终,我们希望能够让大家自己来做这件事。我们的目标是在年底前完成所有这些工作,但这可能有点乐观。”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Sansar所做的一切像Minecraft或Roblox这样的平台也可以做,但Sansar产品的广度和灵活性,加上这个平台又是由喜欢参加活动的音乐迷建立的,所以更受后者青睐。

Distaso补充道:“对游戏引擎的巨额投资意味着这些引擎可以渲染出非常出色的图形,但是对于活动来说,举办虚拟活动需要专用引擎,要有高度的灵活性,这样才能够跟第三方票务供应商和销售公司合作,还需要具备组织艺术家跟粉丝见面的能力;甚至包括组织面向商业活动的小组讨论和圆桌讨论。经过这场疫情,有一点已经显而易见,那就是现实生活举办的活动容易受到地理和场地容量的限制,但是如果能够突破这些限制,然后还能提供行得通且参与度高的活动的话,情况就不一样。”

事实上,Facebook 最近的很多收购——包括BigBox VR、Downpour Interactive 以及协作游戏制作平台Crayta的制造商Unit 2等,这些都是游戏领域的故事,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相信游戏是 VR 最大的入门级垂直领域,但就像以外一样,这个领域的进展比预期的要慢。

Harding 说:“现在还没到说‘就是今年了’的时候。渐进主义才是未来的方向,一点点地进步,直到最终大家觉得它一直都在。对虚拟技术感兴趣的人和公司越来越多。PICO 和 Oculus 等公司制作的 VR 头戴设备已经很好,现在价格也非常合理,大概是 250 美元左右,这意味着创作具有包容性的 VR 内容变得越来越重要。”

“确实,尽管普遍的看法仍然错误地认为头戴设备很笨重,但事实并非如此。我曾经给成千上万的人第一次戴上头戴设备的体验,只有极少数人是真心不喜欢的。说实话,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也就是进入这个行业的任何障碍都是我们自己设置的,所以现在真的不是掉链子的时候。”

图 | 图虫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