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互联网

Meta进行高层人事调整,应对苹果隐私采集改革计划

全球新经济新闻 

分享
Meta为应对苹果限制危机,进行高层人事调整。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作者卜玉凤,原文标题“Meta更换广告及电商一把手,前负责人被降级,应对苹果数据危机”,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北京时间4月14日消息,Meta(原 Facebook)在三月底进行了高层人事调整,更换了广告和电子商务产品部门的领导人,由之前负责广告业务的副总裁赫奇曼(John Hegeman)担任。

据媒体报道,苹果对于第三方采集用户隐私进行重大修改后,美国社交网络巨头“Meta平台公司”采取应对举措,鼓励更多的第三方卖家在自家的平台(Facebook或Instagram)上设立商铺,从而采集交易数据。

此次人事调整是为了推进这一策略。在之前的岗位上,赫奇曼需要应对苹果修改隐私政策带来的广告业务挑战。而在新岗位,他的职权进一步扩大,还需要管理电子商务业务拓展。扎克伯格对于电子商务提出更高的期望,对于赫奇曼也施加了更大的压力。

未来,前负责人乐文(Dan Levy)将在赫奇曼领导的部门中,主要负责电子商务移动聊天团队。媒体指出,这次调整对乐文来说是降级。不过在一个内部帖子中,乐文表示工作变动是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电子商务移动聊天也是公司一个新的增长机会。

对于这一人事调整,Meta官方并未置评。

去年,苹果对于第三方采集果粉隐私作出了改革,要求事先获得用户同意,这导致Meta等外部公司获取的用户隐私数据大幅度减少。

这对Meta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在一月份的财报分析师会议上,Meta首席财务官魏纳(David Wehner)表示,苹果修改隐私采集做法,去年至少给Meta造成了1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相当于全年收入的8%。在这一消息公布和财报公开后,Meta的股价在第二天暴跌了四分之一。

因此,Meta未来需要大规模的电子商务交易,才能够弥补苹果生态数据的损失。

据新浪科技报道,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迄今为止,Meta的电子商务还没有采集到足够多的交易数据,无法弥补苹果平台的损失。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三月份,一些广告主反映Facebook广告的营销效果有所提升。

赫奇曼拥有网络广告业务的背景,2007年以软件工程师的身份加入Meta,过去曾经担任Meta广告竞拍系统的技术副总裁。多位消息人士透露,在Meta内部,赫奇曼被认为是一位强势的技术领导人。去年六月,他离开了动态信息流团队,开始负责广告产品团队。

据报道,赫奇曼和扎克伯格私交甚好。在新冠疫情期间,扎克伯格经常去夏威夷工作生活,赫奇曼还被拍摄到和扎克伯格一起打猎。

知情人士透露,自从苹果2020年宣布隐私采集改革计划之后,Meta的广告产品团队一直在考虑各种解决方案。

图 | 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