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金融

​东南亚电商爆发增长:银行、电商平台、科技公司竞逐商户贷

36氪出海的朋友们 

分享
在疫情的催化下,东南亚互联网电商更为活跃,潜力巨大,由此催生线上商户用于经营周转的资金需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鉴科技(ID:ice_kredit)”,作者:冰鉴科技研究院,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近几年,东南亚线上机遇爆发,尤其在疫情的催化下,互联网电商更为活跃,潜力巨大,由此催生线上商户用于经营周转的资金需求。包括银行在内的诸多金融机构均提供商户贷款产品,覆盖商户贷、商业信用卡、商户预支现金等三大类产品。其中,又以电商平台最为活跃,如Akulaku,Shopee等,通过自营贷款业务帮助商户资金周转。这些机构普遍会选择有技术能力的人工智能公司开展风控合作,提升信贷效率。

目前,东南亚各个国家对金融科技的监管力度有所差异。以人口众多的印尼为例,监管趋势已从早期的宽松转向当前从严的合规持牌要求,不仅要求放贷主体取得借贷牌照,同时要求金融科技的技术服务输出也应基于合规备案的基础。对标印尼,未来整个东南亚信贷市场终将以牌照作为核心,不论是资金出海服务,或是信用评估技术服务,持牌合规经营将成为基本要求。

一、电商发展催生商户资金需求

东南亚人口众多,在6.5亿人以上,接近于我国人口数量的一半。其中,超过85%以上的人口分布在印尼、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且半数人口的年龄分布在20岁~45岁。

庞大的人口红利一定程度上暗示了数字经济与互联网行业的潜力。据钛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6月,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渗透率已经超过60%,明显高于非洲、南亚等国家和地区。据The Drum报道,截至2020年底东南亚共有3.1亿数字消费者,预计到2021年底这一数字将达到3.5亿人。此外,截至2021年8月,人均数字支出较2020年增长了60%,预计到2026年整体电子商务销售额将翻一番,主要在于东南亚消费者不仅在支出额度上有所增长,未来还会有更多人将在线购买作为主要消费渠道。由此可见,东南亚的人口优势将为电商业务的发展打开巨大风口,刺激市场释放潜力。

但电商业务同样面临一道难题,即资金需求。东南亚地区进驻电商平台的商户在经营时往往由于资金短缺而无法扩张业务。尤其在旺季,商家备货资金回款较慢,缺乏流动资金,导致库存优化及营销阶段受阻。对此,包括银行、电商平台等在内的各类机构均针对商户需求提供了多种类的资金产品以解决周转问题,带动电商发展。

二、多类型商户贷款提供融资便利

对于商户贷,海外有多种类型,常见的有:商户贷(Merchant Loan)、商业信用卡(Business Card)以及商户预支现金(Merchant Cash Advance)。不同类型的商户贷款产品因其利率、监管要求等,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有所差异,进而催生出潜在的风控需求。

  • 商户贷(Merchant Loan):主要是面向商户的贷款,接受贷款的主体为个人,但资金应当用于商业经营。使用商业贷款可以与个人进行剥离,即如果因为商业的失败导致破产清算等,是不会影响到个人财务的。因此,这类贷款更适合小微企业。大企业一般不走商户贷的途径。这类商户贷一般按照约定的利率和期限还款,有征信要求,也因为受到监管,其利率相对较低。
  • 商业信用卡(Business Card):本质上就是信用卡,发放给个人,但以公司的消费为目的。与商户贷一样有征信要求,受到监管,其利率相对于贷款略高。
  • 商户预支现金(Merchant Cash Advance):面向的客群相较于商户贷、商业信用卡更为下沉。其本质是一种交易,即将未来的销售额以一定的折扣销售。如,按照规定的比例从每月的销售额中扣除,多挣多扣,少挣少扣。这类产品主要通过交易抽成,对征信的要求较低,不受监管限制,但其等效利率较高。一般而言,商户预支现金产品会采取金融机构直接和支付公司合作的模式。即消费者给商户的支付款项,在通过支付公司时即被扣除一定的交易抽成给到金融机构,剩余部分才会流转至商户。

一般情况下,受监管限制的商户贷、商业信用卡的产品利率会控制在一定范围,为确保盈利的可能性,会选择接入风控服务对信贷可行性予以评估。而商户预支现金的发放则主要基于商户交易的可持续性,并采取抽成的方式回款,产品利率较高,征信类指标评估的参考对其意义不大。

三、电商平台自营贷款助力商户资金周转

从市场参与方来看,主要是传统银行、信贷公司,另外各大电商平台在获取相应的金融牌照后也可进行放贷业务,且其具备平台存量客户的优势,在商户贷的展业上更具潜力。

以专注于印尼和东南亚市场的线上消费金融平台Akulaku为例,该公司于2016年以虚拟信用卡起家,随后自建电商平台,目前已经成为印尼最大的线上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并获得蚂蚁金服的战略投资。Akulaku挖掘的消费场景包括且不限于餐饮、便利店的小额支付,以及为优质中小型商户提供贷款,并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算法等的建设上大幅投入资金,完善风控体系。

再如总部位于新加坡的Shopee,其大股东为腾讯,其母公司Sea是东南亚大型互联网公司,旗下运营的数字金融业务SeaMoney于2020年获得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DFB)。Shopee通过推出带有“卖家支持包”的新功能来帮助菲律宾的中小企业。今年上半年,Shopee上线了新功能“SLoan”,基于内部信用评估标准给予卖家不同的信用额度,用于业务运营。

再如电商平台Lazada,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在线百货商店和零售商自销平台,业务涉及印尼、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越南,于2016年被阿里巴巴收购控股权及其在东南亚的业务。近日,Lazada宣布与菲律宾金融平台Cashalo扩大其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菲律宾客户提供零息贷款,此外,Lazada还携手网商银行上线供应链金融服务,为中国跨境商家提供商户贷款。

另外,成立于2009年的Tokopedia,是一家专门从事电子商务的印尼科技公司,有着“印尼阿里巴巴”的名号,并于2018年获得了来自软银的VisionFund和阿里巴巴的11亿美元融资。今年4月,Tokopedia的借贷平台Dhanapala获得印尼监管局OJK颁发的牌照,未来可以进一步扩张其借贷业务Modal Toko,帮助卖家快速融资用于经营。

四、金融科技公司协助提升信贷效率

这些电商平台在进行风控时,会选择有技术能力的人工智能公司开展风控合作。目前,国内出海做金融科技业务较为成功的,如Advance.AI(领创智信),其主要服务于本地银行及金融科技公司,通过合作积累大量用户在金融企业里面的借贷表现数据,并对接官方数据进行行业动态分析,提前避免风险,保持积极有效的风险监控。此外,Advance.AI还与菲律宾信用机构公司CIBI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为企业提供信用服务,帮助其获得信用评分、数据报告等。

冰鉴科技凭借人工智能技术的优势,也在东南亚开拓了商户贷风控辅助服务。印尼一家银行在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业务和跨境贸易融资等方面拥有成功经验,在银行数字化的浪潮下,也亟需借助金融科技技术赋能信贷业务。冰鉴科技结合其业务特点,从连续性、稳定性、规模等维度定制经验评分卡,并根据政策、产品限制等因素制定差异化的定额定价策略。此外,基于产品推广的需要,针对商户制定电销优先级,帮助行方精准匹配优质商户,实现贷款业务拓展。

五、信贷监管趋严,出海输出偏好技术端

目前,东南亚各个国家在信贷监管上均有收严趋势,尤其是更侧重在对放贷方的管理。

以印尼地区为例,印尼金融领域有两大监管机构,一个是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Otoritas Jasa Keuangan,简称OJK);一个是印尼央行(Bank Indonesia,简称BI)。相对应的,印尼现在有五类金融牌照,银行牌照及支付牌照均归印尼央行监管,保险牌照、P2P借贷牌照以及多元金融牌照归印尼金融管理局监管。目前,印尼地区的金融科技公司只能注册两种牌照,即支付牌照和P2P借贷牌照。对于现金贷业务,只有P2P借贷牌照是合法的。

根据2016年12月印尼金融管理局(OJK)颁布的在线借贷监管条例,获取P2P牌照需先注册法人实体,获得注册许可。随后,产品将进入监管沙盒,若未来一年内业务能达到OJK监管标准通过评估,则可正式获得牌照;若不能达标,将延长6个月监管时间。此外,P2P借贷牌照的申请要求较为严格,既要满足公司股权的要求(即外国公司进入需成立合资公司,且持股不超过85%),又对资金有较高标准(合资公司须在注册后一年内取得经营牌照,注册资本不少于10亿印尼盾(目前约45万人民币),且申请牌照时公司资本不得少于25亿印尼盾(目前约111万人民币))。截至2021年10月25日,正式获得OJK的P2P牌照的共101家机构,其中包括Tokopedia的借贷平台Dhanapala;另有3家机构已获得注册许可。国内出海机构中,信也科技集团旗下的印尼子公司运营的品牌Adakami就于2019年12月获OJK颁发的基于技术和信息的金融借贷机构许可证。

此外,在2019年3月,为更好规范P2P借款平台业务的合规性,印尼OJK对申请运营执照的公司提出六项要求,具体为:①借贷平台必须使用电子签字;②必须从印尼IT部获得许可;③和小额保险服务商合作;④和银行合作;⑤和拥有OJK牌照的信用评分公司合作;⑥和催收公司合作,且催收公司需在印尼金融科技协会(Indonesian Fintech Association)注册。

总体来看,出海机构如需在印尼获得正式的P2P借贷牌照仍较为困难,单纯的信贷业务拓展受到限制。因此,当前国内金融科技机构出海更侧重于技术服务,通过服务当地金融机构拓展市场占有率。

六、以印尼为例,合规牌照成为展业必需

目前,部分东南亚国家,为确保金融科技发展,均设立了监管沙箱。

仍以印尼为例,即便是通过技术服务拓展市场,也应当先通过注册获取OJK合规牌照,方能与合规信贷平台开展合作。印尼央行于2017年11月颁布以监管沙箱为核心的金融科技服务监管条例(即:No.19/12/PBI/2017),旨在规范金融科技行为,促进创新、保护消费者、管理风险。该条例将金融科技活动分为以下几类:支付系统;市场支持;投资管理和风险管理;贷款、融资和提供资本;其他金融服务。此外,为落实19号条例,印尼银行同时发布了两个衍生条例(No.19/14/PADG/2017,No.19/15/PADG/2017)。14号衍生条例规定,成立金融监管沙箱,测试金融服务产品,使金融服务领域创业者、监管者和消费者能更好地体验尝试开发的新产品、技术及商业模式。该规定希望金融科技公司和央行可以共同对金融科技创新进行监测和评估。符合进入监管沙箱测试的企业,在金融技术标准上应具备如下条件:创新性;对现有产品、服务、技术和商业模式具有影响;使公众受益;能广泛应用;及央行确定的其他标准。

国内的出海机构中也有几家成功完成了备案,获得了印尼监管部门的认可。2019年4月,品钛与新加坡大华银行合资成立的子公司“华钛科技”(AVATEC),其在印尼的全资子公司华钛印尼获得OJK的批准,成为第一批数字金融创新沙盒计划的信用评分解决方案提供商,可与在OJK注册或者持牌的机构合作,为其提供端到端的智能信贷解决方案。

七、未来出海业务需向合规持牌方向发展

除印尼外,东南亚其他各国也纷纷采取差异化措施促进金融科技发展以支撑电商信贷等业务的拓展。如新加坡金融业实行混业经营和统一牌照管理,新加坡金融监管局(MAS)负责下发资本市场服务牌照(CMS牌照),该牌照涉及包含咨询业务、信用评级服务等在内的9类业务。菲律宾也在加大力度引入金融科技及相关服务,除了原本由菲律宾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签发并监管的借贷公司牌照外,菲律宾央行还于2020年11月推出数字银行监管框架,加速推出线上贷款及支付产品,助力推动普惠金融。再如泰国同样将监管沙盒引入金融科技,允许在泰国成立的银行、非银行机构、金融科技公司和科技公司测试创新型的借贷和支付服务产品,如包括“机器学习用于信用评分和基于软信息的贷款授信”在内的多项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应用性。目前,泰国虽未出台正式的信用服务类牌照管理办法,但政府正积极鼓励传统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以增强经营竞争力。

虽然当前整个东南亚的金融科技监管尚处于探索阶段,但整体来看,未来,其信贷市场终将以牌照作为核心,尤其金融类的风险服务,持牌合规经营是基本要求。就业务层面,对于出海东南亚的金融科技类机构而言,一方面可以提供资金出海服务,另一方面可以提供信用评估技术服务。

对于资金出海服务,最主要的是机构本身不缺少资金,且一定期限内资金流不存在中断的风险。这样既能满足业务注册时对资本的高要求,同时又能支撑一定期限的合规测试,还能承担业务前期在探索阶段中逾期率较高的风险。

对于信用评估技术服务而言,最快的开拓市场的方式便是持牌,在获得监管认可后即可与合规的持牌金融信贷机构开展合作,也可更好地规避合作伙伴合规性风险的问题。当然,在未获得牌照时,第三方风控机构也可通过与已完成备案的征信机构合作,以为其提供技术支持的方式拓展市场。

图丨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