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文娱

甲方别想当我爸爸!前超模怒创网红界的Glassdoor

36氪出海推荐 

分享
F*** You Pay Me是一家从愤怒中诞生的公司。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作者王王,编辑蔓蔓周,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

“让他恰!让他恰!”“品牌打钱!”在一个视频博主的广告视频(俗称“恰饭视频”)的弹幕和评论区里,“观众老爷”们开心地欢呼。在B站、微博等社交平台,这样的场景屡见不鲜。

观众们清晰地知道,“恰饭”是博主们重要的收入来源。无论是以此为生的职业网红,还是用爱发电的玩票博主,能恰上饭代表了其影响力达到一定的水平。粉丝们也把恰饭当成了自己与博主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不但不会排斥,反而有种“自家孩子终于长大了”的骄傲感。

观众老爷们“宽宏大量”,但金主爸爸却不一定这么痛快。

2020年,视频博主熊小默在微博上发文声讨汽车品牌Jeep,称自己和五位博主被Jeep拖欠共174000元酬劳,在长达16个月的时间里,像“被踢皮球一样追讨欠款”。文章发出后,多个自由创作者转发微博,表示自己也是Jeep欠款的受害者。

此事立刻在创作者中间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他们纷纷吐槽起自己被压价、欠款、骗稿等的经历。但轰动归轰动,热度散去之后,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同样的事情在世界各地也时常上演。面对家大业大的品牌方,博主总是没有招架之力。

不过,美国网红博主Lindsey Lee站了出来,对“不怀好意”的品牌主们高喊出一句——F*** You, Pay Me!

F*** You Pay Me的名字来源于电影《好家伙》的经典台词
图源:medium.com

01

暴躁老妹儿,硬刚甲方

Lindsey的名字可能并不为人熟知,但她的脸其实很多人都有眼熟的感觉。

2015年,Lindsey作为自由职业模特,从75000名申请者中脱颖而出,成为Marc Jacobs的平面模特,为其广告、杂志等物料拍摄了一系列大片,形象出现在全球各地。然而,Lindsey在这份工作中只获得了1000美元的报酬,相对于Marc Jacobs整个广告项目的预算体量来说,不足九牛一毛。今天的Lindsey回想起来,这次被压价的工作经历是她创立FYPM的重要原因之一。

FYPM创始Lindsey Lee
图源:myyoungprofessional.com

Lindsey曾经是金融行业工作者,也在卫浴公司做过市场传播;同时,她还是自由职业模特,和小有名气的Instagram博主。同时拥有甲方和乙方的工作经历,让Lindsey清楚地知道圈子里的小算盘和弯弯绕,但依然难免深受其害。在宣告自己创业的长篇“檄文”里,Lindsey开门见山——“F*** You Pay Me是一家从愤怒中诞生的公司。”

Lindsey提到,作为内容博主,在与品牌合作的过程中,品牌方经常以“我们没预算”(啊!广大乙方们多么熟悉的台词!)等借口为由,刻意压低合作费用,甚至“白嫖”博主。由于没有通行的市场价格,品牌与不同博主的合作费用有可能差异悬殊,而且经常由品牌方一口说了算,博主几乎没有谈判空间。很多博主,尤其是没有签约公司的中小博主,因为不懂得品牌方的套路,或者即便懂得也无能为力,而被品牌方占了便宜。

随着网红经济的兴起,品牌方与网红博主的合作越来越多,被剥削的受害者也越来越多。为了让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Lindsey创立了面向自由创作者的平台:F*** You Pay Me(FYPM)。

FYPM产品demo界面
图源:fypm.vip

目前,FYPM的产品功能十分简单,相当于一个网红行业的Glassdoor。注册用户可以在平台上针对合作过的品牌方发表匿名评论,也可以查看其他人对一家企业的评分和过往合作获得的报酬。

借助FYPM,博主在与品牌方合作之前,就可以参考其他人的点评,避免被坑;同时,他们可以参考FYPM的数据库估算本次合作应该收取多少费用。

自2020年秋天上线以来,FYPM的用户数稳定快速增长。截至目前,FYPM已经有超过1500名注册用户,对1300家品牌主留下了超过2000条点评。

02

卑微乙方,在线恰(不上)饭

照片里挎着大牌包包喝下午茶的美女,可能正在盘算晚上吃哪种口味的方便面;镜头前开着豪车的小伙子,可能也是早高峰挤地铁的一员。

这正是网红经济的现状。除了少数成为“明星”的头部网红,绝大多数腰部和尾部博主只能算是工薪阶层。他们必须持续不断地产出内容,吸引粉丝,才有可能获得品牌方的关注。而多数时候,品牌合作的收入并不稳定,不仅时间不固定,收入多少也难以预估。同时,博主还要控制恰饭频率不能太高,以免给粉丝造成不好的印象。总之,这是一份旱涝不保收的工作。

除了收入来源不稳定,社会对“网红”的误解也影响着博主们的商业价值和议价能力。

即便看过了李佳琦拼命三郎般的幕后纪实,在很多人心中,网红仍然是“无甚特长,靠着长相/搞笑和一点运气走红”的代名词。即使是和博主们关系密切的品牌方工作人员,有时候也无法摆脱这种刻板印象,而低估了许多看不见的幕后工作的价值。

正如FYPM提出的,品牌方和粉丝们看到的是一条平平无奇的恰饭推文,但博主在背后付出的是妆发、拍摄、修图、排期、文案、策划等繁杂烧脑的工作,以及自己长时间积累的知识和技能。

内容的价值被严重低估,品牌方只愿意为水面上的冰山一角付钱。有些品牌甚至会用自己的品牌影响力开空头支票,告诉他们“发了我的广告,你也能获得曝光”、“跟我合作过之后,你的商业价值也会提升”,用这些虚无缥缈的大饼试图不付钱,或者赠送一些自家产品代替劳务。

对此,博主们表示伤害性很大,侮辱性极强!

FYPM发布的一条Instagram推文
图源:FYPM Instagram

更为艰难的是,在整个广告的产业链中,博主是最末端,具有先天的劣势。一般品牌的广告项目通常都会外包给公关公司或广告公司,广告公司再找博主合作;有些大型项目甚至会有层层外包的情况。一般来说,除非是有名的头部网红,广告公司并不愿意为了支付博主的合作费用而自己垫款。

博主作为链条最后的丙方,甚至“丁方”“戊方”,在结算费用时,经常要等到链条的前述环节一层层捋清楚后才轮到自己,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卡住就可能造成博主不能按时拿到报酬。如果遇上多方扯皮,讨薪之路就更是遥遥无期。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Jeep拖欠款项的纠纷,因为居间的广告公司倒闭,变成了各说各话的罗生门。

有些博主选择加入MCN,把琐碎繁杂的商务事宜交给专业团队,自己安心做打工人,专注于内容产出。不过,加入MCN的博主同样需要面对公司和平台的抽成,以及打工人逃不过的KPI。孰好孰坏,也只有冷暖自知。

03

全世界网红,联合起来!

在FYPM之前,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一些类似吐槽bot的账号,例如We Don't Work For Free。账号的运营者会接收博主们的投稿,匿名晒出对合作品牌的点评(通常是负面点评),提醒其他后来人。

FYPM最开始也仅仅是一个简陋的在线表格。随着越来越多博主发表自己的点评,Lindsey找到了一位技术合伙人,将它变成了一个创业项目。7月,FYPM刚刚完成了种子轮融资,Lindsey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初完成A轮融资。她对媒体透露,目前团队正在开发一些新的功能,产品成熟时就会正式发布。在Lindsey的计划中,FYPM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交易撮合对接平台。品牌方可以在平台上挑选合适的合作博主。

随着融资的到位,加上Lindsey本人在营销领域的经验,FYPM收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据报道,FYPM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平台:现有用户中,54%来自美国,12%来自欧洲,还有三成来自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全世界的网红们在FYPM的平台上报团取暖,争取自己的权利。

网红经济作为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行业规则尚未建立,无论是机构化运营的MCN还是FYPM这样为个人博主争取权益的产品,都是行业早期非常有价值的探索。

图 | fypm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