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教育

新东方、猿辅导的遭遇也在印度重演?

36氪出海的朋友们 

分享
被“鸡娃”的范围影响、承诺的课程服务无法兑现、被不负责的建议误导……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npander出海(ID:gh_eeba4131474f)”,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最近,“新东方裁员6万人”的新闻登上了热搜,曾经风光无限的行业在政策面前,变得摇摇欲坠。而我们的邻国印度,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一、政策紧逼

去年12月,政府已指示学校教育、高等教育、技能发展和创业的所有部门发布建议,要求学生团体提高警惕,"不要盲目相信教育科技公司的广告;不要签署任何您不知道的贷款;在没有验证真实性的情况下,不要安装任何移动教育技术应用程序。"

但“忠言逆耳”,在呼吁后,情况并没有好转,有关支付欺诈的事件仍在发生。

1月3日,据『moneycontrol』报道,教育部正在与法务部和电子与信息技术部 (MeitY) 进行谈判,以制定一项政策,规范该国经营的教育科技公司。

而其拟议政策的目的是遏制垄断,防止某些教育科技平台通过“高而空”的承诺或不公平的做法剥削学生。教育部长Dharmendra Pradhan于1月3日表示,他尊重教育科技公司,并不反对他们的业务增长。“但不能有垄断……你不能剥削学生。”

二、先下手为强

在印度政府正在考虑规范在线教育行业之际,1月10日,包括Byju's、Unacademy、upGrad和Vedantu在内的印度最大的15家教育科技初创公司已经联合起来。在印度互联网和移动协会(IAMAI)的支持下成立了一个名为“印度教育技术联盟”(India EdTech consortium)的自主机构,并承诺将遵守“共同的行为准则”

这个时间线很重要。我们大多数人会很快地把政策的威胁和IEC的成立联系起来。但是据相关专家向『The Ken』透露,这个IEC自主机构的筹备已有两个月。而两个月前,关于教育科技行业的每一次谈话都掺杂着一种担忧:印度教育科技公司也会像中国那样吗?

在中国政策下达,迅速打压教育科技公司之时,印度的教育科技人员决定提前迈出一步。因此,一份能表自律的“共同的行为准则”是不可避免的。

而IAMAI对如何在政府实施监管之前获得发言权,有着十足的发言权。在OTT行业越来越热时,它就成立了一个自我监管机构数字出版商内容申诉委员会 (DPCGC),以“坚定地致力于保护消费者权利,并为消费者提供正确的工具来做出明智的决定,并解决他们的不满。”

而这次他们提出了这样的准则:

建立“两级”申诉处理机制

避免“误导性广告”

避免“误导性支付结构”

维护学生的利益

三、“一地鸡毛”

多自律、正义的准则啊!但讽刺的是,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时,他们“似乎忘了”自己才是这些问题的制造者。

01“随意”的宣传

当国内在调侃“孩子从小学语言,就学C语言”时,印度虎妈也要“6岁孩子学编程”。除了常见的印度教育科技公司,诸如Kumon、Abacus、Byju's 、 Fiitjee等等开设了编程课外。像WhiteHat Jr.(Byju's的子公司 这样的公司则致力于教授儿童编程。点进WhiteHat Jr. 的网站,它不断强调从孩子从小学编程的重要性:“您的孩子可能会赢得下一次硅谷挑战赛!”

但一个6岁的儿童真的需要一套甚至几套编程课程吗?

除了鸡娃卖课,印度教育科技公司的巨头——Byju's,在“撒谎”方面真的是老手了。

从课程服务上来讲,这家教育科技巨头承诺的服务从未兑现,比如在购买前承诺了一对一的导师辅导,但当你购买后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时,你只能想办法取消订阅。

除了在服务内容上撒谎外,Byju's也擅长“随便”提供建议

根据『Rest of World』的报道,一位母亲在咨询国家资格暨入学考试 (简称NEET) 速成班(是由Byju's收购的Aakash所提供的医学预科入学考试)的相关内容时,却被Byju's的销售人员告知,她的女儿因为成绩没有达到95%以上,直接报考NEET的相关内容不现实,尤其是作为小镇上来的人在没有基础知识的铺地下,很难从考试中脱颖而出。

这段对话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虚假成分,但是当这位母亲说要给女儿报一个当地的学院学习时,Byju's建议其直接报Aakash学院。

02没有保障的支付

如果你被铺天盖地的宣传蒙上了眼,安装了Byju's的应用,它会强制要求你用手机号注册15天的免费试用。拿到手机号码后,他们的销售部门就登场了,团队就会立马跟进,说服父母通过订阅延长孩子对应用程序的使用时间。

而这使父母“无意识”地选择了贷款。据『The Ken』调查,他们分析了110起消费者投诉,发现有54人在注册订阅时不知道他们正在申请贷款。同时,其贷款额平均为952美元,约为印度的人均年收入的一半。

在谷歌上搜索 “Byju’s refund scam(Byju's的退款骗局)”的相关内容 ,你会发现有数百名的客户详细地列出了退款时遇到的种种麻烦。

“他们永远不会退款的,他们只是为了赚钱。”“我24小时内申请退款后,却被要求这要求那,最后只能通过投诉的方式解决。”……

同时,该应用还会自动搜集一些其它信息,包括使用的移动设备类型、设备的唯一ID、IP 地址、使用的移动操作系统和互联网浏览器,以及“有关您使用应用程序的方式的信息。” 销售人员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猜测潜在客户的社会经济等级。例如,拥有 iPhone 的人被认为属于相对富裕的家庭。

03视而不见的权益

被“鸡娃”的范围影响、承诺的课程服务无法兑现、被不负责的建议误导……学生的利益在这些教育科技公司面前变得微不足道。而除了学生外,这些问题的制造者,工作人员们也无法保障自己的权益。

在YouTube上有一个题为《Toxic Work Culture at BYJUS Exposed.》的视频,视频里高分贝的是经理,他对销售人员没有达到销售目标感到愤怒而进行言语攻击。而这在Byju's是常有的事,除此之外,员工们还得面对快节奏工作、长时间的无薪加班等等,你每天需要投入12到14小时,并且每位客户的通话时间至少为 2 小时。

在这个视频下方有许多前员工留言“这让我想起了我2017年在那里工作的时候,5个月后我因为抑郁而辞职。”“我在Byju's工作了几个月,那里的文化是如此有毒,我几乎每天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干得好!这个视频应该发出来。”“我的朋友也从Byju's辞职了。他对让经济拮据的父母相信他们的孩子需要byju's提供的不必要的课程感到非常难过。他再也受不了这事,就马上辞职了。”……

最后一个用户提到的“经济拮据的父母”也是Byju's推销中的一个共性。

最开始,Byju's 是为精英服务的,但当该公司在2019 年推出竞争性校际游戏节目Discovery School Super League时,他看到那些经济拮据的家庭报名人数不断上升,这让他们意识到即使经济不宽裕,这些父母会为了孩子竭尽所能。

据统计,在疫情期间,Byju 's利润高涨,同时印度有1000万女孩面临辍学的风险。这对第一代学习者、女性(学生)和那些来自贫困背景的人影响更大。而当在线教育平台不断增加后,这个数字也会随之增加。

除了那条YouTube评论下前员工的反思,激进主义者Pradeep Poonia也在担心教育科技公司正在向来自贫困背景的父母做出承诺,鼓励他们花钱如流水,相信教育会为他们的孩子打开大门。他始终坚持认为政府需要控制教育科技巨头。“这些公司对社会有何贡献?他们只是在增加自己的收入罢了。”归根结底,Poonia认为,贫困的父母在订阅时损失最大。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正在给孩子最好的。”

四、“声东击西”

从这些公司建立开始,这些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而他们现在向全世界提供了一份“共同的行为准则”以表自律。很难想象他们将如何处理上述提到的问题,例如,IEC会强制下架那些对价格虚高又毫无用处的课程吗?而且,由来自同一社区的成员组成的IEC会有任何影响力吗?

这些教育技术公司当然可以向全世界承诺自己遵守“共同的行为准则”,但他们最终还是要对那些消费者负责。

图丨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