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互联网

2022年,出海去哪里?

36氪出海 

分享
中国企业出海,热门行业值得关注,新的高潜力赛道与目的地亦不断涌现。


从资本、企业实力、政策、国内市场大环境的角度来看,中国企业出海势在必行。2020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1537.1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一。截至2020年底,中国2.8万家境内投资者在境外共设立对外直接投资企业4.5万家,分布在全球189个国家和地区。根据 CB Insights,2021年中国独角兽数量为168家,居全球第二,中国企业的技术和模式获得市场认可与验证。“一带一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一系列政策支持,也为中国企业出海铺路。此外,“人口红利”“流量红利”逐步消退,国内市场竞争激烈,中国企业在庞大市场基数中磨炼出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和技术,出海至待开发的海外市场,借助海外时间窗口,把握全球市场机遇。

2022 出海趋势预测

过去几年,跨境电商、金融科技、游戏、社交文娱等领域是热门出海领域,安克创新、富途、原神、TikTok 都是成功走向世界的中国出海典范。展望2022,既有热门行业展现出新的发展趋势,又涌现出一些高潜力赛道。

热门行业新趋势

对快速发展的跨境电商行业来说,2021年的“亚马逊封号潮”几乎是当头一棒,也让众多卖家意识到,在单一平台售卖同质化商品,只会导致商家话语权过低,受制于平台。预测2022年越来越多的跨境电商玩家将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将在多平台、独立站、社交媒体销售等多渠道布局。此外,靠低价拓展市场不是长久之计,品牌形象将成为跨境电商的护城河。出海东南亚的品牌在增多,尤其是服饰、美妆、3C 等领域;越来越多的品牌会直接做东南亚本土品牌,而不是中国品牌出海。

在金融科技领域,南美、东南亚、俄罗斯等市场正在崛起,消费金融、移动支付、数字银行等细分赛道中均有中国企业出海的身影。同时,随着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的持续关注,越来越多的理财投资软件将加密货币纳入投资组合。以东南亚为例,一些地区消费信贷监管收紧,随着数字银行、虚拟银行概念在全球的流行,一些掌握用户数据、在市场打磨过风控等技术的消费信贷公司会转型 B2B 业务,为银行或金融机构提供服务。此外,东南亚部分国家间的跨境支付打通趋势明显,如印度尼西亚银行(BI)和泰国银行(BOT)达成合作,两国的消费者和商户之间现在可以用二维码进行实时支付,对跨境支付结算服务商来说,寻找新的增长点已然纳入议程。

中国游戏的出海势头迅猛,手机移动游戏尤其如此,无论是腾讯、网易等老牌游戏公司,还是莉莉丝、米哈游等出海新秀,都在全球市场引起了广泛关注。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各大游戏厂商都在尝试探索“元宇宙游戏”的新方向,玩法自由、设定接近开放世界的沙盒类游戏前景广阔,XR (延展实境)业务、游戏 UGC (用户原创内容)等有望成为新的风向标。

TikTok 的爆火令人印象深刻,也为社交文娱出海举起了一面旗帜。除了短视频,无论是直播领域的欢聚,还是音频领域的 Yalla,都是中国社交文娱出海的代表,也凸显出这一领域的无限可能性。在出海过程中,新兴市场大有可为。例如,拉丁美洲是值得关注的流量洼地,根据 App Annie,2021年上半年拉美地区的 Android 手机每日使用时长超过美国,用户平均使用移动设备的时长为4.2小时,社交应用的使用时长在所有应用中居于首位。再比如,中东的海湾六国都属于高收入国家,互联网渗透率基本都在90%以上,而当地的人均日工作时长仅有3小时,“有钱有闲”“娱乐匮乏”等特点让中东成为中国社交文娱产品的乐园。

高潜力赛道涌现

在热门领域外,中国出海企业也在医疗健康、机器人、企业服务等高潜力发展赛道崭露头角。

在国内多项政策的加持影响下,中国创新药发展加速,医药企业正在开拓更广阔的市场。据咨询机构 ChinaBio 统计,2020年中国药企和海外药企的跨境交易达到271起,相较2015年增长300%。中国互联网医疗、人工智能影像等数字医疗产业也处于领先地位。医疗健康企业主要关注美国、欧洲和以东南亚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地区。

中国机器人的出海史似乎开始得格外早。2007年,通用汽车公司在全球进行公开采购,新松移动机器人产品中标,结束了中国机器人只有进口没有出口的历史。但在接下来的近十年内,国内机器人都是零星出海,没有形成大范围出口。最近两年明显观察到仓储物流、工业制造、商业服务等领域的出海机器人公司数量增多。这些机器人公司一方面关注人力成本高昂的发达市场,一方面跟随自己的客户出海东南亚等新兴市场。

相比于欧美的老牌企业服务公司,中国的企业服务还尚且年轻。但中国整体市场大、企业情况错综复杂,中国企服公司在中国市场打磨技术和模式后,面对海外市场有一定优势。例如劳动力管理软件盖雅工厂在中国这块土壤上,见证过全世界最复杂的劳动力管理场景。盖雅工厂投放在海外的产品,更多是语言、时区、币种等方面的改变,反而在核心功能层面上的迭代不多。盖雅工场 CEO 章新波曾提及,“我们发现到欧洲是典型的降维打击;到东南亚就是我们过去走的路,很多经验直接可以复用;到日本整个劳动力专业化素养非常好,感觉非常匹配。”此外,中国企服公司依靠在国内的技术及运营中心,需求响应时间短、迭代快,这在全球极具竞争力。

立足新加坡,展望全球化之旅

在上述趋势预测中,不难发现东南亚作为重点新兴市场,备受各个领域的出海企业青睐。然而东南亚各地区差异大,基础设施不完善,出海企业往往选择新加坡作为桥头堡,借用新加坡在各个领域的资源禀赋扩展东南亚市场,这一点在诸多业已出海的科技企业的发展路线中可见一斑。众趣科技的CEO高翔便非常认可“新加坡是华人出海的基础站点”这一观点。众趣出海的项目定位,也是基于新加坡这个市场,建立起辐射海外运营的网络,他表示“新加坡会是我们出海很好的落脚地”。对下述产业来说,新加坡更是全球化之旅的第一站。

新加坡在跨境电商、金融科技、医疗健康、机器人、企业服务等领域的发展资源,值得出海企业关注。

跨境电商。新加坡570万人口,整体消费市场体量不大,但却是打造品牌效应的宝地。作为东南亚最发达的国家,品牌在新加坡畅销,无疑成为其在东南亚乃至全球拓展的强大背书,更是企业将品牌打入东南亚市场的绝佳渠道。安克创新亚太区总经理罗明波曾说道,“新加坡周边国家的中产阶级至少一年会去一次新加坡,有钱人一年几乎每个月都会跑一趟新加坡,新加坡一定是东南亚的品牌桥头堡,但凡想要做品牌,一定要在新加坡有充分的品牌露出,让受众意识到品牌调性。”此外,安克创新旗下新品 Liberty 3 Pro 耳机1000片备货在新加坡半个小时售罄,超过了新品当天在日本及美国的销量。罗明波补充道,“不像周边国家混合各个消费层级,品牌需要用不同价位的商品进入市场,新加坡是高端旗舰产品的主战场。”

金融科技。新加坡作为公认的东盟金融科技中心,预计超过40%的东南亚金融科技公司在此设点,拥有750多家实体。新加坡政府扶持金融创新发展,推出金融科技监管“沙盒”,以鼓励和支持技术创新实验向市场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从政府政策,到大型金融公司,再到学术机构,都在为金融科技的发展营造优质的环境。2021年11月,腾讯在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宣布,将与新加坡的亚洲数码金融研究所(AIDF)展开合作,在研究、教育、创业等领域合作,共同推动金融科技行业不断创新发展。

医疗健康。新加坡将生物医药产业纳入国家层面战略规划,从2000年到2019年,新加坡生物医药制造业复合年增长率达9%。2020年,新加坡拥有超过300家本土医药科技公司,50多个制造工厂,50多家研究机构,行业相关从业人员人数超过24,000人,其中一半以上是初创公司。全球前十大收益最高的药物,其中四种在新加坡生产,辉瑞、罗氏、赛诺菲和默沙东等国际顶尖的跨国医药企业均把亚太地区总部、大型制造工厂或研发中心设在了新加坡。中资企业在这里也有一席之地: 全球卓越的生命科学研究应用工具与服务提供商金斯瑞(GenScript Biotech Corporation)于2022年2月宣布,在新加坡启用占地超过30,000 平方英尺(大于2,700平方米)的蛋白质生产基地,用于高度自动化的蛋白质和基因制备服务。金斯瑞生命科学事业群总裁陈睿博士表示:“新加坡是金斯瑞亚太总部的所在地,也是我们提升制造能力、支持快速增长的生物技术行业的战略位置。在经发局 EDB 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的新生产基地希望能够打造扎实的区域网络,以促进合作,推动研发创新和生命科学的突破,这体现了金斯瑞致力于建造及开发全球卓越科学服务平台的承诺。”

机器人。新加坡劳动力有限,需要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以实现自动化,正因如此,机器人在新加坡极具发展前景。新松协作机器人、高仙清洁机器人、新石器配送机器人、普渡科技送餐机器人等中国公司的产品均已落地新加坡。其中,新石器无人车与送餐平台 foodpanda 合作,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大学城(UTown)测试用机器人送餐,新石器无人车的市场代表苏永兴说道:“我觉得在无人车条例和政府支持方面,新加坡在世界排名第一。新石器希望把新加坡当成通往西方市场的跳板,如果我们的配送机器人能被新加坡批准的话,在其他国家也可以被接受。”值得一提的还有新松机器人:2017年新松新加坡以合资公司的形式顺利落成,2021年,新松与新加坡港务集团共同合作,完成一款室外无轨导航重载型移动机器人——港口移动机器人。“这可以说是新松新加坡最有意义的项目。” 公司副总裁兼战略与协同总监张进表示,“现在,新松新加坡已经成为我们在东南亚的支点,不仅局限于新加坡本地,周边的业务也都由新加坡团队支撑。”

企业服务。大企业和科技公司汇聚新加坡,46%的全球100强公司已经选择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总部,59%的科技跨国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了区域总部。除了“总部经济”的引力外,新加坡也是“小而美”的国际村,在这里能够找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型企业,无论是瑞士的 Bühler,美国的 IBM 还是中国的阿里巴巴,都在这里有自己的足迹,中立的立场和长久的稳定让新加坡成为企业安心落脚的枢纽;此外,B2B 初创企业也受益于荟聚在此的大量潜在客户和合作伙伴, PingCAP 和弘玑便是快速成长的典范。 2021年3月,RPA公司弘玑在新加坡设立分公司,当地强大的基础设施和充满活力企业生态系统是重要的原因。 “RPA 对信息化程度比较高的行业增效明显,比如金融,新加坡又恰好汇集很多银行、贸易等金融行业客户。在国内各行各业锻炼过技术后,弘玑想来新加坡直面 UiPath 等全球头部 RPA 玩家。新加坡说英语,有高质量研发人才。良好的人才基础让弘玑在新加坡有能力帮助产品和算法覆盖有定制化需求的客户,和世界顶尖同行对抗。” 弘玑的 CTO 周健分享道。

在行业资源外,新加坡的优质创业创新生态也为出海企业发展提供一大助力。长期以来,新加坡的创新指数位居世界前列,是公认的创新创业高地。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最新报告,新加坡在2021年根据国际合作条约提交的专利申请比2020年的1315份多出23%,在全球位列第十八。这样优良的生态离不开新加坡政府的财政支持:在2022年2月的预算案中,新加坡财政部宣布会继续拨款250亿美元,用于研发投入。

2022年新加坡财政部发表的预算案声明中还提到,目前,大型的跨国企业是推动研发的主要动力,尽管如此,新加坡依旧鼓励并且看好中小企业在行业技术和创新上的努力,在未来5年里,政府会提高对食品制造、精密工程和零售等几大产业的创新支持,帮助它们承担更多创新项目。

打造良好生态,助力企业创新,是新加坡一直以来的坚持。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经发局 EDB)大中华区副司长黄静雯表示:“我们将继续打造有利的营商环境,赋能企业成长、合作、在此实现繁荣的同时以可持续的方式拥抱全球市场;此外,我们也将不遗余力将新加坡打造为区域和世界的创新枢纽。”谈到创新,黄静雯还表示:“创新离不开多元化。未来,我们会继续保持与世界的连通性,欢迎领先的企业与优秀人才在这里实现梦想。”

新加坡也能为高增长科技初创公司提供强力的资金支持。根据道衡·德安华(Duff & Phelps)的最新数据,2021年新加坡私募股权和风险创投进行了303个投资交易,吸引投资总计165亿美元(约225亿新元)。IPO 方面,新加坡政府和淡马锡设立共同投资基金 Anchor Fund @ 65。该基金的第一期15亿新元将用于支持“有前途的高增长企业和市场领导者”在新加坡 IPO,包括在新交所二次上市和双重上市。与此同时,经发局EDB的投资部门 EDBI 将设立一个新的增长 IPO 基金,用于投资距离公开上市两轮或两轮以上融资的后期企业,将与公司合作以发展其在新加坡的业务,并努力最终在新加坡公开上市。新交所于2021年9月起正式接纳 SPAC 机制在新加坡上市。对于出海的高增长科技公司,在新交所上市或可纳入考量。2022年1月,有消息称蔚来正在考虑在新加坡二次上市。

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如果您是一家想要出海新加坡、实现国际化梦想的公司,欢迎联系新加坡经济发展局。请发送邮件至edb_china_enquiry@edb.gov.sg ,或添加EDB小助手微信【ID:EDB_SG2020】进一步咨询。

扫码关注【企航新加坡】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第一手新加坡商业资讯与服务。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海外业务并不好做。

    消费电商

    元气森林出海隐忧

    2022年06月07日08:4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