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智能制造

被折叠是显示产业的宿命

36氪出海的朋友们 

分享
2022年,手机的卖点不再是拍照,而是折叠。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产业(ID:xinchanye2021)”,作者:金旺,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2022年,手机的卖点不再是拍照,而是折叠。

随着主流手机厂商纷纷发布了首款折叠屏手机,折叠机已经开始成为今年智能手机的主旋律,这就像是2010年的触摸屏,2016年的全面屏。

掰着手指头算下来,6年一个周期,今年刚好是下一个周期的起点,确实需要一个新手机形态的出现,不过,这时改变的不仅仅是手机,而是整个显示产业。

这样的改变,蓄谋已久。

01.紧俏的柔性屏

2013年1月,在美国CES展上,三星对外展示了一款采用柔性屏的智能手机,这款手机被命名为YOUM。

当时这款手机采用的是三星自研的OLED显示技术,该技术采用有机发光二极管,不再需要背光板,可以自发光,而且可以以塑料基板替代玻璃基板,这让OLED显示屏可以做得更薄,甚至让屏幕弯曲、折叠也成为了可能,YOUM正是当时三星应用OLED显示技术的一款概念产品。

不过,这并非如今热度高涨的折叠机。

OLED显示屏并非玻璃材质,因而摔在地上也不会摔碎,它可以任意弯曲的屏幕也需要我们好好想想可以用它设计出怎样的产品。

彼时,三星虽然已经有了可以任意弯曲的OLED柔性屏,但在用到YOUM上时,并没有将其发挥出应有的实力,由于产品良率、耐用性等问题,折叠屏在当时还很遥远。YOUM用到的OLED柔性屏仍是固定在玻璃基板上,仅仅是屏幕两侧向外弯曲

这样的曲面屏设计后来在2014年三星Galaxy Note edge上发扬光大,并一举成为三星旗舰手机的标配。

时间退回到2013年,这一年,能够量产OLED屏幕的厂商屈指可数,再加上早年间OLED良率一直是研究OLED屏幕的厂商难以逾越的一道难题,这让三星得以在OLED屏幕上占据垄断地位多年。

由于三星自己有着全球Top 3的手机业务,生产出的OLED显示屏自然首先要保证自用,当时,三星位于韩国牙山的工厂月产能虽然仅有约20万片,但已经占据了全球OLED显示屏98%以上的市场份额,这其中大部分都用到了三星自己的手机上。

即使是在两年后,国内手机厂商仍是一屏难求,只能看着三星一个人表演。

后来出于各种考虑,三星最终还是开始为其他手机厂商零星供货,但当年三星显示(Sumsung Display)的产能本来就有限,再加上产品良率问题,在满足自用后,其实也没剩多少。

当时虽然LG也在OLED屏幕上有一定的产能,但LG彼时长于大尺寸的OLED屏幕,小尺寸OLED屏幕仍是三星常年一家独大。

以至于后来因为团队沟通问题三星断供小米OLED屏幕时,雷军不得不亲自飞往韩国三星总部道歉,最终关系得到缓和后,三星再次给小米供货OLED屏幕已经是两年后的事儿了,因为“两年内的产能已经排满了”。

这是雷军在小米自传中亲述的一个创业故事,也正印证了当时OLED屏幕的炽手可热和一屏难求。

三星断供,让小米错失了国内首款曲面屏手机,雷军的高明之处在于为与小米首款曲面屏手机Note 2一同发布的MIX造了一个新词——「全面屏」,以此挽回了一些江湖地位,这自是后话。

2016年3月,vivo抢得先机,发布了国内首款曲面屏手机vivo Xplay 5,用的正是三星的OLED屏。

实际上,2015年三星发布Galaxy S6 edge时,由于采用了OLED双曲面屏,尽管起售价高达6088元,卖出了同年苹果发布的iPhone 6s Plus的价格,仍是仅用一个月就和S6一并卖出了1000万部的销量。

当年曲面屏的流行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紧俏货带来的一个直接影响是,国内屏幕厂商投重金加快了OLED技术的研发进度,2017年10月,京东方投资465亿元建于成都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正式量产,月产能已经可以实现1000万个5.5英寸AMOLED手机屏幕需求。 

中国终于有了第一条能够量产OLED屏幕的产线,与此同时,华星光电、和辉光电、柔宇科技的OLED产线规划也已经提上日程。

 02.折叠机的冷清与狂欢

OLED屏幕由于可弯曲,可以说是天然为折叠屏手机而生,不过,在过去几年里,由于种种技术原因,最先出现在手机上的反而是曲面屏、双曲面屏等屏幕形态。

现在回过头来看,不难发现,曲面屏手机更像是一个过渡性产品。

2013年11月,时任三星电子CEO的权五铉(Kwon Oh-hyun)在财务分析师大会上透露,“三星曲面屏手机已经面世,接下来力争在2015年前后推出可折叠屏幕产品。”

这里指的曲面屏手机并非三星Galaxy Note edge,而是2013年10月发布的三星Galaxy Round,这款起售价同样超过6000元的5.7英寸曲面屏手机当年销量并不乐观,年内销量仅有5万部,一个对比数据是,同年9月发布的三星Galaxy Note 3年内销量破千万。

这样的情形直到第二年三星Galaxy Note edge发布后才有所好转。

在曲面屏手机上遇到的“坎儿”并没有影响三星对折叠屏手机的研发兴趣,毕竟,如果仅仅是将柔性屏技术用来做曲面屏手机,确实有些暴殄天物。

尽管如此,折叠屏手机的研发进度并没有三星预想的那样乐观,三星首款折叠屏手机发布是在2018年底,比当初规划的时间晚了整整三年,如果按正式开售时间算的话,还要再晚半年。

实际上,时间推进到2019年,主流手机厂商的折叠机都已经在路上,其中最激进的除了三星,还有华为,华为mate X最初采用的是外折方案,走了一段弯路,这些锌产业在此前《「折叠」是手机最后的倔强》一文中已有详细介绍,这里不做过多探讨。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手机厂商虽然都看到了折叠屏手机这一未来,但当时没有哪家厂商能驾驭得了这项技术,即便是三星Galaxy Fold,也如初代曲面屏手机三星Galaxy Round一样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倒是让诸如折叠屏手机折痕明显、屏幕尺寸怪异、软件兼容性差等问题在这一代产品上暴露无遗。

最终,2019年所有手机厂商的折叠机销量全部加起来也没能超过百万,尚且不足三星主流旗舰机型一个季度的销量。三

星移动总裁高真东给出的官方数据是,三星Galaxy Fold 2019年出货量在40-50万台,不及预期出货量的一半。

2019年,折叠屏手机市场表现虽然惨淡,却也成了这一产品品类的开局之年,锌产业注意到,在2020年,折叠屏手机、概念机的消息和进展开始频频涌现,到了2021年,主流手机厂商经过2-3年的内部研发和迭代,折叠屏手机成了箭在弦上。

这一年,三星、华为、小米、OPPO纷纷发布了折叠屏手机,其中,小米和OPPO是首次发折叠机,三星、华为的折叠机已经迭代到了第三代,甚至还兼着做了竖折方案。

相较于2019年的冷清,2021年折叠屏手机市场显得格外热闹,一方面,主流手机厂商多部折叠机走下了PPT,进入市场销售;另一方面,OPPO官方表示,OPPO首部折叠机发售一个月预全网预约量突破百万,这虽然和实际销量会有一定出入,但也体现了部分消费者开始愿意为折叠机买单。

就在本周,荣耀也首次发布了折叠机,这款9999元起跳的折叠机本应该是2021年的折叠机市场的收官之作,却被荣耀拿来作为2022年的开年产品,除了搭载了骁龙8 Gen 1外,其他功能点已经被2021年的几款折叠机抢先发布。

如果有什么是值得特别留意的话,那应该是这次荣耀用的AMOLED屏并非来自三星,而是出自京东方。

03.被折叠的不仅仅是手机

产品良率一直是OLED屏的一个门槛,也是相关设备价格此前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从京东方2021年公布的数据来看,其部分产线产品良率已经达到80%,虽然和三星仍有一定差距,但这已经能够支撑起在智能手机这样小屏设备上兴起的折叠屏潮流。

不过,如今的OLED折叠屏已经不仅仅是应用在手机上。

就在前不久的美国CES展上,三星再次展出多款折叠屏概念设备,包括三折的折叠屏手机、折叠屏平板和折叠屏笔记本。就像2013年展出YOUM一样,在折叠屏手机浪潮席卷市场时,三星想要再次和其他选手拉开距离。

三星Flex S系列、Flex G系列是三星分别可以以S形、G形进行两次折叠的屏幕,展会上三星展示了稍小些用于折叠屏手机上的产品方案,以及大一些用于折叠屏平板上的方案。

三星Flex Note则是一款可以真正将17英寸屏幕折叠成13英寸的笔记本,展开后,上半部分可以显示内容,下半部分可以显示触摸键盘。

在几乎所有主流手机厂商争相迎战下,折叠屏手机在2022年开始流行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折叠屏不仅仅是手机的代名词。 在柔性屏技术走向成熟后,折叠屏折叠的将是整个显示产业。

图 | 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合伙人们的经历堪称东南亚科创生态缩影。

    消费电商

    “印尼孙正义”和Rocket Internet东南亚元老,为何“固守”印尼|In Focus

    2022年03月11日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