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SIA
金融

36氪出海·领读|包凡:链接中国和新兴市场是未来机会

36氪出海的朋友们 

分享
任何投资都应该顺应全球和中国的大趋势。


新兴市场与中国创投生态的关系日渐紧密,36氪出海今天推荐的文章,来自对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包凡的访谈,其中包含他对未来全球化走向何处、新兴市场的商机何在等话题的见解。希望能够为关注新兴市场的创业者及投资人提供部分宏观视角见解及思路指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兴资本”(ID:iChinaRenaissance),原文标题“包凡:链接中国和新兴市场是未来机会丨华兴投资观点”,36氪出海经授权转载发布。

记者:听说您刚从海外回来,走访了一些地区,走访了一些项目,可以和我们讲讲吗?

包凡:中国香港、新加坡、中东、美国都逛了一圈,差不多前后(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

记者:为什么把东南亚和中东放在里面?

包凡:对中国来说这两个都是新兴市场,对投资来说也是很重要的领域。东南亚不用说了,市场大,离中国近,有相当大数量的年轻人口,文化上与中国有天然的联系。中东也是“一带一路”上特别重要的地区。虽然中东本身人口未必那么多,但是相当富足。另外中东覆盖到非洲市场,尤其是北非市场。所以当我们看中东的时候,有一个词MENA,“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来概括整体市场,从战略角度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区域。

记者:东南亚和中东,包括北非,你觉得首先从钱的角度来说,对中国的项目,他们的胃口怎么样?从另外一个角度,项目的角度来说,有没有哪些有趣的项目?

包凡:恰恰这两点都是让我比较兴奋、看到巨大的商机的。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这次聊下来觉得中东对中国的投资明显是低配了。有几个重要的事实:第一,因为有石油,有资源,他们本身是一个特别大的资本输出国。中东的几个主权基金也是全世界上最大的主权基金之一,在对外投资的历史上,整个中东都是相当重要的资本输出国。

但是他们整体的资本配置主要还是在欧美市场,我觉得这和如今市场现状远远脱节了。其实中国自2009年开始已经成为MENA市场最大的贸易伙伴。根据我们的调查,在中东除以色列之外的几乎每一个国家,从09年开始(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当地最大的贸易伙伴。反之据我们了解,整个中东地区,尤其是主权基金,对中国的投资大多数低于5%的配置。这是不成比例的。第二,中国资本在中东市场整个指数里面的占比,我觉得也是低配的。

第三,我觉得新兴市场总体来说与中国的经济是高度互补的。新兴市场里有大量的自然资源和年轻的劳动力。中国的经济发展当中有很多好的我们走过的路,很多沉淀下来的一些模式,是对新兴市场有高度可借鉴的学习意义的。他们学美国是学不会的,但是学中国大概率应该可以学得会。与此同时,从中国企业出海的角度来说,新兴市场应该是首选。所以拿中东市场来举例,我觉得整个新兴市场总体来说在中国是低配的,值得未来有更多的资本投资到中国来。

记者:您说服了他们吗?

包凡:其实坦诚地说,不需要说服。我觉得大多数和我聊的朋友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比较大的障碍就是,总体来说他们对中国的投资环境和投资路径不是特别熟悉,缺乏一个真正基于信任的桥梁。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以往他们对中国的很多投资是通过欧美的管理人来投资的。到了如今,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现在我们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合作、政府之间的合作是相当通畅的。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民间交流沟通,尤其是投资方面的沟通,完全可以进入快车道,没有必要绕那么大的一个圈。

记者:可以说说看到的一些中国和中东、中国和东南亚之间有趣的项目吗?

包凡:中国过去20年经历的路,从经济发展的模式来说,尤其是从数字经济建设的角度来说,很大程度上走在他们的前面。我无论是在东南亚还是中东看项目,都感觉自己坐了一个时光穿梭机。

反之,我有理由相信,中国这些企业,尤其是数字经济、创新经济的很多企业,在对外发展过程当中应该是有很多优势的,毕竟已经经历过类似事情。我想我们能够做的事情,一方面是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新兴市场的资本投入到中国来,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出海,尤其是数字经济里优秀的企业,帮助他们开拓海外市场,发掘新的商机。

记者:帮助他们开拓海外市场,尤其指的是新兴市场?

包凡:对,我觉得任何海外发展和拓展都需要有一个大环境的支持。现在总体来说,我们国家与新兴市场是保持良好的(合作)态势和沟通的。这个我觉得是民营企业发展,或者说中国企业发展最主要的大前提,没有这个大前提,其他是不存在的。

记者:刚才谈到对于新兴市场和新机会的理解,对于华兴未来的战略来说,意味着什么?

包凡:我希望未来在中国与新兴市场之间的链接,尤其是资本市场的链接中,华兴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一方面是能引进更多新兴市场的资本投资中国。

第二,他们在中国的投资,其实不光是财务投资,更多的是战略投资,中国有很多他们可以借鉴学习的地方。最终这些国家不是靠投资来发展经济的,他们本质上还是要发展本土经济。而且很大程度上,他们今天靠的是自然资源,未来一定要摆脱对自然资源的依赖,发展真正自给自足的经济,而这条路恰恰是中国走过的路。那为什么不在当中把这个桥梁给建立起来?如果我们有幸参与这个桥梁建设的一部分,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找到相对应的新的商机。

记者:最近有一种声音认为高速发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您怎么看?未来您认为的好机会是什么?

包凡:时间是留不住的,世界永远在发展,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机会,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周期。我觉得过去十年里,毋庸置疑,最大的创新是在数字经济领域,尤其是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一大批堪称世界一流的企业在短短20年里成长起来的。然而,我们没有自己的英特尔,没有自己的微软。可能正因为在国际化的进程中,相对来说我们更多的是拿来用。现在大环境在发生变化,所以我们有必要重新建立起这些能力,能在新的领域里,通过弯道超车的方式重构创新能力。比如新能源汽车就是很好的例子。

记者:除了电动车以外,还有哪些具体的领域?

包凡:底层说得再细一点。我觉得有几个前提条件,或者大的创新方向。第一,我们觉得智能化技术、智能经济的时代一定会到来。过去十年里,更多是数字经济的时代,产生海量的数据。但是我觉得在接下来的十年,由于很多智能技术的推广,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很多事可能通过机器就可以做了,很多决策甚至说通过算法都可以做了,这大大提高整个经济实体的效率。

第二,刚刚提到过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重构。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以后世界上最大的终端市场在中国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那为什么我们上游的核心技术必须在发达国家手里?没有道理。当年最大市场在他们那,他们以某种角度制定了整个行业的规则,但是未来既然最大的市场会是新兴市场,资源也在新兴市场,人才也在新兴市场,那为什么还要绕一大圈?

历史的潮流是不可逆转的,整个新兴市场的崛起不可能以少数人的意志为转移。如果这是大方向的话,我们就应该拥抱大趋势。

记者:伴随着中国整个经济的变化可能会产生新的投资机会的话,上海在新的投资机会里可以担任什么角色?我们知道华兴资本不久以前成为2022年上海全球招商合作伙伴。

包凡:在这个新的大变局里,新兴市场的经济越来越一体化。大家一直在说逆全球化,其实不是的,只是全球化的模式在发生变化。我可以看到新兴市场未来在经济上会越来越一体化,而这里面有太多互补的机会了。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华兴能不能帮助上海作为中国对外最主要的一个口岸,在资本市场中担任连接的角色,在中国资本市场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连接上起到添砖加瓦的作用。

8月线上分享会 | 出海实战:区域与国家的市场选择及决策

随着中国企业对海外市场的探索逐渐深入,人们开始意识到,区域内不同国家之间的差异比想象中更大:同属欧洲市场,德国、挪威、西班牙等国的情况不尽相同;都是说“出海东南亚”,去印尼、去泰国、去越南,面临的问题和采取的策略绝不可一概而论。

在这一认知背景下,企业该如何在整体的区域市场与细分的国家市场之间做选择?基于此,开拓市场、打造品牌、获取用户、搭建团队等话题,又有了更深度的内涵。

欢迎广大有意出海东南亚、欧洲、拉美等复杂区域市场的企业扫描图片上的二维码,填写表单报名参与。我们将根据话题相关度,对报名申请进行筛选。通过活动审核的用户,将会有专人联系,同步参会信息。

图| Unsplash

分享

推荐阅读


深度解析深度解析

  • 海外业务并不好做。

    消费电商

    元气森林出海隐忧

    2022年06月07日08:41 PM